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Say You Love Me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出/转载文章


上一章:L 


M.

死里逃生。



被锁在怀里的身体有些微凉,一直在轻微的抖动着,你的手最后覆在我扣着你腰肢的手上却没有任何作为,手心冰冷,可你放弃挣扎将后背毫无防备的状态依靠在我的怀里。

想要温暖,这一刻。低头一瞥,你脖间皮肤上的深红色痕迹在冷色的灯光下加剧了它原本鲜红似血的色调。你几乎像是丧失了思维能力,偏头将脸埋没在我脖子和肩窝的夹角的阴影里,这是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心里泛酸,我的兔子、我的兔子。我不住的在内心叹息着。

奄奄一息。

几乎是非常温柔的双手握着你瘦小的肩甲,轻轻地翻转过来,让你冰凉的皮肤贴在我的胸膛上,隔着柔和的布料能感受到你胸膛的起起伏伏,你后颈上的湿发因为肌肤的接触变得半湿热的状态,我抚顺它但看起来还是很糟。

细碎的吻落在你的发丛,祈祷可以安慰你。我心软了,我只是被愤怒击中所以疯狂的想要占有你,惩罚着你在你的身上留下属于我的痕迹。想给你难堪,就像我一直对你做的那样。难堪的,让这一切都变得难以启齿的。

现在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可能,也不想你在这一刻推开我。我很害怕的想着,因为抱着你感觉到了温暖,感觉到心脏在源源不断地跳动着,扑通扑通的为了你跳动着。

我软了嗓子轻轻叫着你的名字,“田野...田野...”更加紧固的把你圈在怀里,揉着你的碎发,不停的不停的,想要带给你温暖。

暴戾的心态想要强势夺取的想法,只需要一点点的歪曲轨道无限的其他可能都可以改变这一切。是我太爱你,所以难以忍耐,一直都会觉得你的敌意,你的冷漠都是因为不爱我。

只是这一幕发生的时候,让人无法接受,你不会因为害怕恐惧而挂满泪珠,你不会气愤地推开我。你放弃挣扎的时候,我想,我不要这一切。

爱我是不是很难呢。

可怎么办。

我从不想放过你啊。


你在我怀里想要挣脱出去,时间已经走了一段,可我想这还不够。我圈得比之前更紧,感觉到你呼吸都很困难,可是你放弃了,挣脱了一会就放弃了。

“你累了,我抱你过去。”我松了圈着你的手,轻声说着但你不语,你放任我抱着你到床上,两个人窝在被窝里。

从来没有这么乖过,可这感觉并不好。我开始觉得我是不是过于贪心,但是田野并不开心的样子让我很难受。

四周静谧,我只希望他们回来慢一点,再给我们多一点相处的时间。我渴求这一切,虽然并不完美,残缺不堪的样子可是他,我想要的样子。握着的手温暖,两个人的距离近得连发丝都缠绕在一起,彼此呼吸的热度都像是可以感染一切。

“金赫奎,你是不是很爱我。”

只能彼此听到的微弱声响,残喘的。

“你很爱我,对不对。”

被一直逃避的对方,这般坦露的话语问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显得我的感情不会这般娇作的廉价。

“说啊,你爱我。”

我看着你,在光亮的边缘里。我叹了口气,除了我爱你好像没有话语回答。

你变得很急躁,因为我的沉默,你咬着嘴唇,那么的咬牙切齿,看着我的眼睛。你越来越生气,我试图伸手安慰你,在你的背脊上安抚着。可只是轻微的触碰,我们紧握住的手却被你从未有的力道握紧,生生的疼。你从来没有这般愤怒过,就像我是那个触弦人然后下一刻断掉了仅剩的唯一一根。

你像是发了疯,翻身跃起把我压在身下,你甩了交握的手,双手改掐着我的脖子。

“说你爱我!”

“金赫奎!”

我被这一切惊吓住了,你变得比任何一次都疯狂,但是你怒瞪着的眼睛周围满是透明的湿热液体。

“我爱你。”我大声的嘶吼出声,你掐着我的双手在不断地收紧,我不得不为了呼吸到一丝丝空气,因为肺部在极度缺氧下疼得炸裂。

“你爱我,你爱我。”

“你说你爱我,金赫奎。”

你喃喃的说道,嘴唇起伏很小像是在咀嚼我说的话,松了力道,听到我狰狞的呼吸声音,撕裂般的苟延残喘。

我偏头过去,不想看你这一次,咳嗽着像是要咳出身体里所有的内脏器官然后拼命地呼吸着。我想要推开身上的你。

可一切都变得那么无能为力,你捧着我的脸。那些泪水不停地砸在我的脸上。

“还给我,还给我。”

你歇斯底里地对着我大吼着。

“还给我的deft,我的哥哥,我的金赫奎。”

“你不是他...你不是他...”

你抓着我的肩膀疯狂的摇晃着我,丧失了所有理智。痛苦的嘶吼到:

“你还给我!!!”


满目的铺天盖地的都是你的泪水,耳边夹杂着撕裂的呼吸声和你的嘶吼。

我想,我能还给你吗?


这篇时隔两个月的更新,我想这篇并不走心。

评论 ( 19 )
热度 ( 61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