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那只叫小野的乖兔子

请勿上升真人 禁转出/转载文章


驼妹


这他妈是个脑洞,正主在我写的时候起床直播了!就这样!脸疼!


田野关掉直播,就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活动下因为打游戏有些僵硬的肢体。眼神四处游荡着,看来最先关掉直播的是他俩啊。

金赫奎早关了直播几个小时了,因为头疼。

打游戏死掉了的话,就用手按着太阳穴眼睛眯着,但还是坚持着继续打。

游戏结束就仰倒在椅子上,断断续续的小声的哼哼,疼了就用手揉了揉,并没有缓解的样子所以开口叫了疼,田野就坐在旁边听到了,这家伙真的很拼命自己也不敢松懈。

“去睡觉啊!叫有什么用!”

“疼。”

“叫了就不疼了吗?”

他说完就想伸手摸摸对方的额头碍于直播他没有。

对方在他说后又玩了一局,可能疼得受不了只好睡觉去了所以关了直播。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要到凌晨,田野想起来在房间里独自睡着的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啊,早知道就不说传染给他感冒了,看他难受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自己好像没事,可是他却因此受到病困。

想起自己很饿,走回二楼的路上在楼梯口犹豫着吃什么,想想其实也很困想睡觉,吃太饱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边摇着头往楼上走,门关着,打开没有光,摸摸索索的走进去,想着的人正睡得熟,弯下腰借手机屏幕微弱的光芒,摸了摸额头并没有因为发烧而头疼那就是没有休息好吧。

心里悬着的东西落下,田野想想舒了一口气。奈何对方睡颜安静,侧身睡着,小半张脸露出来不留神看入了迷,眼皮子又打架床又空了一半出来,小心翼翼屏息的躺进去。

对方的呼吸打在眼睫上,田野不敢乱动,闭着眼就想入睡。头顶上传来的声响,模模糊糊的声音叫着他。

“iko.”

田野睁了眼,啊,真是困得神志不清吗?干嘛打扰他睡觉呢,想着想轻轻起身,金赫奎却用手扣着他腰。

“压着被子了,你感冒还没有好。”

“这样睡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就心跳加速的厉害,对方正正经经解释的话语在脑海里不断循环,脸颊有些烫之外,被子被抽出来长手一挥盖他身上,自己枕着他手臂,被窝里还有他熟睡时有着的温度,暖烘烘的熏得他心痒痒。

“还疼吗?”

金赫奎意识并没有太清醒,只觉得把人搂在怀里的很充实又安心。

“什么?”

听到小声的回答后,田野小手伸出来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头还疼吗?”

“不疼了。”

“嗯。”

手收回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进行对话,金赫奎把他按进更深的怀抱里,田野脸贴着他的胸口,头顶的发软软的挠着他下巴,感觉很痒。金赫奎笑了笑。

“你揉就不疼了。”

“啊,我现在给你揉。”

说完怀里的小孩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意味,从他怀里抬起身子来压着他双手轻轻的揉着他的太阳穴。

金赫奎目不转睛的看着田野,没有灯光视线不清晰田野能感知到对方视线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

“傻子,我现在不疼了。”

“可是你说揉就不疼了,我以为你还疼了。”

“我说一下不可以吗?”

“说一下就不疼了啊?”

田野第一次觉得自己说话不经大脑,老觉得这么说不对又不知道怎么圆回来。

愣神的时候感觉到有手温柔的拍着他的背。

“担心我?”

田野点点头,却发现黑漆漆的怎么看得到呢。

“说话,我看不到啊,笨蛋。”

是的,担心,不想看你难受,想关心你。就像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尖锐的东西刺中。。

我喜欢你啊,并不只是待在你身边笑,开心就好,你的难受,不快乐,这些我都在意。

“嗯,担心。”

“为什么。”

“我感冒了说要传染给你,然后你真的感冒了。”

“笨蛋,那是我自己的原因。”

“可是如果我不说,你是不是就不会感冒然后头疼那么厉害。”

一种被绝对在乎的感觉,心间不断的溢出和泛滥着名叫喜欢的情愫。

田野真的非常努力的在表达自己的心意,你是我喜欢的人我为什么不担心呢。

一个不留神被反压在身下,金赫奎的手掌在寻找支撑点中按到被丢在某处的手机。黑暗里借着微微的荧光,瞳孔惊讶得收缩因为突如其来的动作,被压的人儿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不断凑近的脸,呼吸打在脸上。

金赫奎的视线一直停留看着他的眼睛,离得近了后眼睫都能在佛动中打结一般,之后又被深深吸引了去。手机有限的亮屏时间在随后的注视里昭告结束,意味着他们就算互相注视也差不多抵上了好几十秒。可就算黑暗里眼睛也反射出微亮的星点,在对方眼里都显得那么迷人。

“那我下次叫疼,你该怎么做。”

“什么啊?”

我该怎么做,安慰你,给你揉揉,不舒服的话照顾你?

金赫奎看着对方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笨蛋。”

话落被吻住的笨蛋,傻了眼。

一吻完毕。

“叫一下你就亲亲我啊。”

田野想说,这不好吧。可是眼前的人并不打算给他说出口的机会。

“疼。”

田野觉得自己着了魔,轻而易举就吻上了对方。柔软冰凉的触感就像棉花糖。

复又移开唇,只看着金赫奎。心里喟叹着啊,真的太喜欢了。

“还疼。”

又吻了上去,含着温柔的舔了又舔,变得湿漉漉的。

移开的时候,金赫奎坏心眼的说,“你感冒又传染给我了。”

“你叫我亲的啊!”

还想说的,解释的,并不是想传染却被金赫奎在浅浅的低笑中搂在怀抱里。

“我们小野真乖。”

被亲昵的叫着名字,不知觉脸红红的可爱模样躲在金赫奎的怀抱里。

“怎么办,感冒加重的话。”

“没关系,因为是你。”


因为我啊,温柔不多,就给中意人。

金赫奎想着,右手心里捧着的后脑勺,低头的瞬间就是恋人带着橙花香的发顶心,他深深的用唇抵了上去,停留了那么一瞬,像是一位拥有着珍宝并且是世上最虔诚的教徒一般。

那么那么的爱。


Fin.

评论 ( 25 )
热度 ( 141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