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Say You Love Me

请勿上升真人  禁转出/转载文章



L.

Then take this pleasure and take away the pain.



车上我坐在单人的独椅上,在你的斜后方,你坐在双人位靠窗的里面。

天气看起来阴情难测,下一刻就会飘落雨花也说不定。我看着你闭着眼,头靠着窗什么都不愿意看也不愿意想的样子。

今早我比平时快了很多,你出现的时候看起来没有睡好,脸色苍白嘴唇起皮干燥头发乱糟糟的,完完全全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

我看你迷糊得实在可爱,就像昨晚你被我压在墙上乖乖就范那样的可爱。我走近你,你根本反应不过来,你的行动迟缓反应相对没有平时好了,我抽了我脖子上的颈枕给你直接了当的挂在你的脖子上。

你愣神后抬头看见是我,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扭头不语地走出了基地大门,走得又急又快。后面走来看见所有过程的李汭灿看了看你又转头看了看我,我也跟着你的步伐走出大门,他跟在我身旁叫我哥,满脸询问的样子。

觉得你反常的动作太过于平常了吧。我也觉得,你就是只受惊的兔子。

我回答说不知道,可能你没睡好有些起床气吧。

李汭灿点点头也没说什么,上车的时候我知道你不会想离我太近了,自觉地一个人坐在你的后方,感觉这本该是我坐的位子一样,因为在你身后注视着你的人,就是我啊。

很快启程出发,我戴着耳机闭目养神,偶尔睁开眼目光始终都在你方向来回。

你全程都是闭眼睡觉的模样,不管他们说话的声音再大,你都不像以前那样回应了。

可你枕着我的颈枕装睡的欢快,我想我把你逼得太紧了,你看你已经吓得魂不守舍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在你身边的人知道你今天不在状态没有闹你。

可我现在就是好想把你抱在怀里,你靠在我的肩膀睡的安稳,可我想这还需要很久的样子啊。

比赛日安排的很紧凑,我们到了酒店分房间的时候,阿布按着基地的房间分配着。

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瞒到现在的,我是说你有好几天没回我们的房间睡了。你今天不在状态大家都看在眼里,都只怪你玩的太晚所以这样无精打采。

我快速的在公布房号后说,李汭灿想跟我一个房间这样。你有一瞬间的失措抬头看了看我,你这样是,难道还想跟我一起?啊,田野,你看到没。这样,你会喜欢吗?

我想着摇摇头,率先走出了步子,我想你还没有忘记德杯结束之后谈谈的约定吧。那么就给你时间吧,虽然急切的想要得到你,但也不是没有法子,只是关于性事,这不可谓是一种得到的方式。

只是我始终认为,双方对彼此都带有极度且真实的渴望才能让性事充满乐趣。通俗的讲,那是两情相悦。


你晚上打训练赛的状态,我想想也觉得糟糕。我影响到了你,那件事情在你心中已经警铃大作,你已经难以保持下去了。

看我之前还在为你的冷漠无情而感到些许绝望,你保持的那么好,无懈可击的样子,把自己摆在高处从上俯视下来,看着我痛苦的想要抓住你。漠视一切,我对你的喜欢,对你的爱,你看在眼里,就那么看着。

现在我攻破了你,胜利的快感。我想着如何给你颁发糖果,你是不是在后悔晚上叫我的方式,你以后还有很多机会这样叫我。

你被留下来说事,你也知道你表现的不好,比赛当前。

他们说着要去吃宵夜,我站在门口玩手机,没插话,我的心思不在这里。

你出来,他们问着你去不去,我站在一旁看着你,你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我开口接道,我也要去。

你听到后才木讷的开口接话,说自己累了先回房休息。

我知道你在犹豫着,你不想跟我待得太近了,如你所愿我留下来,你可以独自回去。

但你未必想的太简单,你走后不久我说着忘了东西要回去,并且要了跟你同房的陈浩宇门卡,说东西放你那忘了拿回来。

我根本就不饿,我只是找个理由给你下,我知道你其实怕的是我,你根本不想跟我一起,我让你以为我要去。

进你房门多简单,将门合上我听到你在浴室洗澡的水声,坐在你床上。看到下午套你脖子上的颈枕放在床头,我伸手一捞拿过来,空气里微小的香味被鼻间捕捉到,你发间的香气,拿近了按在鼻上呼吸。

真想用手在你发间抚摸,五指分开在你的碎发丛中一缕缕的顺下来,指尖都是你的香气。

舌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我想着你快洗完出来了吧,下一秒水声戛然而止。

我关了灯,处在角落里听到你打开浴室的门,你肯定在怀疑有人回来,只有浴室出来的那一小段的走廊有灯光,其余沉寂在一片黑暗中。

你开口喊了陈浩宇在队里的外号,你边擦着头发边走了过来,不知道说你什么好,连上衣都没有穿好就出来了,你是在想着勾引谁了。

突然觉得气恼,连吻你都要偷偷摸摸的,万般不情愿的被吻的你,却可以在他人面前穿着这么暴露,你难道忘了吗,你是我的。

从暗处冲出来子在后方强势的搂住你的腰,你手上的毛巾掉落在地,我潮热的呼吸打在你耳旁,手上的力道容不得你挣脱开来。

你知道吗,肌肤白皙无瑕触摸起来拥有无比细腻的感触,令人上瘾。也让人容易泛起情欲就想把你压在身下,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抚摸你的肌肤,从臀缝直到你后颈。

可你现在让我很是气愤,握着你腰的手加大了力道,你先开始被吓到低喊出声,被我困在怀里时候你就知道身后你看不到的人是我。

黑暗处暗藏的人是我,偷偷观察你的人是我。

你在颤抖,你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开始剥落我覆在你腰腹上的手指,你紧张害怕,你的频率变快,愈来愈急。

“放开...放开我....”

“金赫奎...别这样....”

我的动作引来你受惊的尖叫,口腔的热度感染着你冰凉的耳廓,伸出舌尖滑腻的舔舐,在用牙齿轻轻地刮过。

我想你耳膜接收到的是色情又黏腻的水声,怎么样了,喜欢吗,害怕吗。

还不够啊,你还没有受到惩罚啊。

舌尖从耳廓上滑下,一转卷起你粉嫩的耳垂,用唇吮吸,你一直都在不安的扭动。

空出的一只手制止住你想扭开的头,钳制着你好看的下颚。湿漉漉的头发按在我的肩窝里,脖子呈现一种绝妙的美丽弧度在灯光下苍白到极致,连青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散发着来自肉体的芳香,你低呼的声响从脖间的肌肤传至嘴唇上,毫不顾忌的用唇舌吮吸直至泛着深红色,一再的用舌舔舐着。

你年轻青涩的身体比我想的还要敏感,只是因为用舌舔了舔你的喉结,在用嘴吮吸,加上先前的戏弄你就已经软到站不住脚了。

不要妄想摆脱了,学着慢慢地接受吧。

田野。


“绝对不要做一些很傻的事情哦。”

“门卡在我手里,他们进不来会去大厅拿备用的,你想被大家看到你被我挑弄得身体软得一塌糊涂的样子吗?”

“嗯?”

你点点头。


下一章:M

还是那句且看且珍惜呀

评论 ( 35 )
热度 ( 87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