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Say You Love Me

请勿上升真人 禁转出/转载文章


第一章戳:A     上一章戳: J


K.

我不在意。



我的猜想并没有错误,你的演技让大家信服,没有人怀疑你与我的关系。

表面上还是一如往常,其实撕开来看所谓的关系纽带上布满了一个个血色的窟窿,可以一点点的凑近视线,呈现给你的,只有坏死腐烂的肌理和暗沉的血液。

但凡每一次你对我笑脸相向,肢体接触,总使我汗毛倒立,而喉结上下移动代表吞咽,内心颤栗着。

你在一点点挤压破坏那些坏死的窟窿,流出了暗红鲜血却也在其中丧失了理智沉溺进去。

就如无尽的黑色地带,无声无息的压制着我。

渴望的伸出手,去触碰什么,伸张开五指,去抓,去勾碰,就一点点,给我吧。

我听见你叫我,训练室已经只剩我一个人。

我转头看着你,你就站在训练室的门口,灯光打不到你,你被隐藏在一片阴影中。

很不真切,看不清你的表情,无法认知。

我眼前的屏幕早已结束了的游戏,时间已经很晚了,第二天就要出发参加德杯的比赛。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在没有一个旁人在的时候叫我,这本不应该,不,是在我的猜想里,你本就不会这样做,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你发声,说已经很晚了,明天要坐很久的车会很累,大家都早早休息了。

你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那么的无害,就像一直吸引着我,无时无刻都在想占有的你一样。

乖巧,可爱,亲吻的时候会很甜,触碰的时候肌肤带着让人会忍不住叹息的美妙触感。

那么的诱人,独自占有该有多好。

我看着你眼神里的东西,躁动不安在瞳孔里晃动的,几乎下一刻就要爆发出来。

太喜爱了,没有言语可以形容。

拿什么得到,拿什么。

我始终都在围着你绕圈子,几度绝望,然后又给我了新的希望。

当我把你按在墙上的时候,你手腕的粗细毫无疑问的感知到,压在冰冷的石壁上。

我想你瘦削的脊背,突出的蝴蝶骨被撞击在坚硬的石壁一定很疼。

你咬着嘴唇没有发出声响,我看着你,难以忍受,急得红了眼眶。

为什么呢。

我先爱你的啊,不够爱吗?

你说着放开,不断挣脱着。

你冷漠的神情,使我咬牙切齿,一种恨意溢出。

使了蛮力的压制,狠狠的亲吻着你的嘴唇,用牙齿咬破唇瓣会因为痛意张开牙关,强势的用唇舌侵犯。

我恨你不爱我。


在没有其他东西的束缚下,你不在是那个被压在床上无法反抗的小孩,你咬破了我的舌尖,该死的这可比唇瓣还要更痛,就在我松懈了力道,你挣脱了手,狠狠的推开我,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

第一次被人揍的感觉,我想不会更糟了。

可也就是转头看见你眼角隐隐泪光,却生气的瞪着我,明明是一副可怜又惹人爱的样子。

直达神经末梢颤栗般的兴奋感,从未如此心满意足,你的情绪皆因我,就连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变得不再是一般的意味,不断撩拨着我。

你想逃开,我一把搂住你的腰直直的压回了墙上,我的下腹抵着你,你一瞬间僵硬的躯体就是在告知我,接下来你将乖乖听话,成为我的乖孩子。


“如果你乖乖的,我就放过你。”

“田野。”


黑暗不见光的训练室,我把你压在墙角,没有人看得见。

在门外你想要逃走的,我把你拖进来,你不断的摇着头。

我说,如果你想叫也可以,我可以当着他们的面做你。

你惊恐睁大了眼睛让我发笑,害怕吧,因为我。

帮我,我叫你,你知道我在叫你做什么,那里挺立着抵着你的腹部。

我凑近你的耳朵,说着你不乖是有惩罚。

你咬着牙看着我,你已经被我击败了,你害怕惩罚,害怕出声被发现的后果。

我不在意。

一点都不在意。


梦寐以求的,被温凉的手触碰的感觉,我只知道这种机会太过宝贵了。

我甚至发出喟叹,我摩挲你的唇瓣,你闭着双眼不敢看我。

你不在抵抗我,安静的,乖巧的孩子。

我偏头埋进你白皙的脖颈,感受着你手指带来的快感,呼吸之间都是你的气味。

肌肤细腻的触感,颈动脉在跳动着,肌肤之下流淌着的温热血液,如果可以咬破吸食,肯定香甜到无法自拔,要将你搂在怀中占为己有强势的标记。

喷洒在你脖间灼热的呼吸,大脑被强烈的欲望无情的支配着,无止尽的用唇细细亲吻你脖间的肌肤,下颚,直到唇。

达到顶峰那一刻欲望发泄,我搂着你,用手捧着你的后脑勺,低头着了魔的深吻着你,你没有反抗并接受着,不知道是好是坏。

想着只要记住这一刻,感知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快感,是你带给我的,我眯着眼视线所能的接触皆是你。

田野啊,成长至此,你已经美妙到食不果腹的这般境界。

我又有什么理由放弃你了。

我虽恨你不爱我,但怎么样我都将爱着你。


你还不懂吗?

可我不在意。


下一章:L

我很懒不想进网盘,所以不那么赤裸裸,要是中枪了就只能上文档了。

可怜可怜我,给我红心,这可是肉渣啊!!!!!!!!!

评论 ( 39 )
热度 ( 92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