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Say You Love Me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出lofter


E.

That boy is a "monster".



想要将你的心敲打开来,撕裂疼痛。

田野。

让我把你的心装满。


电竞总是晚睡,我们竟然可以保持几个小时的相对无言。

这一刻我不愿先比你低下头。

我对你太好了,你必须得到惩罚。

在这段时间我排位打游戏没有间断过,但第二天下午还有比赛,我知道你会早早休息。

你肯定觉得我们之间气氛太过尴尬,你从来就没有经历过。

你开始收敛自己,你本身就很聪明,你已经察觉到我们之间相处的不对劲。

很少见的,你轻轻的触碰我引起我的注意。

金赫奎。

可我让你叫我哥,我比你大,叫我哥哥。

你第一次听到我这样冷漠的语气,我根本就没有看你一眼。

只是那么一秒,你低下头我眼尾余光扫到你,我在你黑亮的眸中发现了一闪而过的东西。

你看着真是可怜极了。

是不是满怀期待每天都会给你糖果的人,你以为你们已经关系不同寻常了,可是你错了。

田野,你错了。

如果你不爱我。

你永远都是错的。


你比我先回房间睡觉,可是你低垂着眼睫不敢与我说话的样子,在我眼里楚楚可怜。

我有点于心不忍。

毕竟是我把你娇惯大的。

我的内心在狡辩,爱你的那部分在对我说不用再继续了,你已经接受到了惩罚了。

我是不是应该对你温柔一点呢。


我打开房门,自从许元硕离开基地回韩国修养之后,我一直都是一个人睡。

没有开灯的房间漆黑一片,走廊的灯光随着打开门的幅度逐渐照射进来。

我看见床上有一个身影,我僵住,突兀地站在门口。

因为只怕是一点点模糊的光线,我也能清楚辨析出来睡在另外一张床上的人是田野。

我关上了门,走廊的光线一点点被隔绝开来,就像此刻的我。

无比想要将你隔绝于这个世界,属于我吧。

田野。


背抵着门,空气中有什么变得浓稠。

我听到来自我嗓间的声音,我轻笑着,哭笑不得的无奈感。

上帝居然将你推给了我,可我觉得他是在戏弄我。

他要让我露出破绽,引诱我走到那一步。

我说我等不到了,我要惩罚你。

但凡只是你一点的不开心,一点的不好,我都难以忍受。

不如说是,自相矛盾体。


我一点点的走近你,走到你的床边,我听到你有节奏的呼吸声,摘下眼镜闭眼沉睡的你。

还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小孩。

你翻转身体,我想要更接近你,我跪下来凑近着看你。

指尖在你的发梢流连,视线从你眼鼻再到唇。

我的指尖停留在你嘴唇上空,你湿热的呼吸打在我的手心上。

我满脑子都是占有你的画面,思之如狂哪怕浅尝一口也愿意。

我等了那么久,好久。


我低头,两唇触碰的瞬间,我颤栗着亲吻你。

你好乖,在我舌尖舔舐你柔软的嘴唇时,你打开了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我与你缠绵在一起,你毫无半点推阻,你甚至尝试着回应我。

在我想退出时,你伸出舌尖讨要,你让我的理智在不断的分崩离析。

我想吃掉你。

我饥肠辘辘,初尝一抹甘甜,再也不想停下来。


He ate my heart.


下一章:F

评论 ( 18 )
热度 ( 68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