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樱花樱花,想见你

很感动啊!良心啊!驼妹好甜啊!马壳好甜啊!都是我分享给媳妇的驼妹粉红糖,安利一下!

李相赫背着那萌萌的壳呀:

勿上真人X3

        
        

重度OOC。。。

        
        

这是给我CP的生贺...为了怕挨打就不打TAG了。

        
        

真是醉了啊……这是老天爷要搞我啊……大晚上的路上停电exo me???
……手机也没电了笔记本也没电了好不容易找人分享个热点发出来了。
祝我媳妇生日快乐。

        
        

4月末的天气,雨水总是格外丰沛。天空依旧没有放晴,甚至看起来比往常还要阴郁许多,连一丝暖意也吝于多给。

        
        

李相赫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在厚外套里,拉链一直拉到领口的位置,空气里的寒凉湿意让他不由得缩起脖子来。

        
        

指尖一直是冰冷的,每次碰上这种天气,他都会格外怀念裴俊植和李在宛的脖子,和某一个人温暖的掌心。

        
        

可是现在,他只能把手攥在衣兜里,一直到下车之后,都没有再拿出来过。

        
        

透骨的冷意依然无孔不入,甚至固执地想要浸透他的经络血液。厚外套没能让他的背影看起来壮实一些,他倔强的坚持,也没能让自己把那个人从心里赶走。

        
        

 

        
        

教学楼后面种着一排高大的樱花树,并不是记忆中熙熙攘攘的热闹模样。地面湿漉漉的,积水肆意蔓延,最终在低洼地带汇成一片小小的河流,上面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雪白樱花。

        
        

这些不堪风雨的娇弱花朵,早已从枝头凋零,褪去了原本鲜嫩的轻粉色,只留下遍地的苍白,和永远也不可能填满一泓逝水。没有人会在意,没有人会挽留,这世间的事,都这样顺其自然地过去了。

        
        

一旦过去了,就很难再回来了。

        
        

 

        
        

他在樱树下挪腾着步子,感受到枝叶之间残存的雨滴,“滴嗒”“滴嗒”,偶尔砸落下来,撩起一圈水纹,然后归于沉寂。

        
        

    他原以为,自己不会孤身一人,走到散场。

        
        

 

        
        

“相赫,这边这边!”

        
        

他抬起头来,不出意外地在教学楼的角落里看见了高中时代的几位友人,正朝自己的方向大力挥手。

        
        

阳光从天边拨开一角,洒下没有温度的浅光,李相赫仓促地拾起笑容,朝着樱树尽头的角落小跑过去。

        
        

 

        
        

“啊,好久不见了相赫,最近很忙吗,原本担心你抽不出时间呢。”

        
        

“还好啦,现在是难得的假期。”

        
        

“啊,相赫晚上也留下来一起玩吧,听说今天会放烟火。”

        
        

“…明天好像要出去拍广告啊…下次吧”

        
        

“啊…这样……相赫真的很忙呢…”友人们纷纷围拢上来,像原来高中时代那样,亲切地打着招呼,是他最熟悉最喜欢的那种轻松氛围。

        
        

他在这种氛围中不自觉地放松下来,专心和友人们调笑起来。

        
        

这样,他就不会去想着那些恼人的樱花了。

        
        

 

        
        

“啊,还以为今天相赫会迟到的说…结果今天迟到的人明明是赫奎啊。”

        
        

“金赫奎?”李相赫把手从兜里抽出来,摸了摸被风吹乱的鬓角。

        
        

他们是同一个高中的校友,比其他人要亲密许多。从最开始的一起读书,再到后来的一起打职业,金赫奎算是他在游戏中为数不多,愿意多说上几句话的好友了。

        
        

粉丝们都说,deft在faker心里一定有很重要的地位吧。每次faker遇到deft的时候,都会比平时多说好多好多话呢。

        
        

“faker?”对此,金赫奎觉得当局者清,“阿西吧…faker就是个小气鬼,居然连好友位都不肯给我的!明明是一起念过书的交情…啊…我都那么主动加他好友了,他居然还说,‘哦,我的好友位是要收钱的’!”

        
        

 

        
        

包括裴俊植在内,没有人试图来同情这只羊驼的遭遇。

        
        

这能说明什么,这最多能说明他们之前的关系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罢了。

        
        

 

        
        

想到了以前的旧事,李相赫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见他嘴角又挂上了平日里的小坏笑,友人们纷纷调侃他,“喔,这个表情…相赫又想到了什么坏主意?”

        
        

“为什么我想的就一定是坏主意?”

        
        

友人笑着解释道,“因为相赫本来就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啊。”

        
        

李相赫正欲辩驳几句,面前的友人却突然伸长了脖子,“哦!是赫奎。这里这里!金赫奎!”。

        
        

他的手贴在衣角,温吞地回过头去,那个高高瘦瘦的影子就从花影下慢悠悠地晃了出来。日头好像升高了一些,照耀在树冠仅剩的稀疏花朵上,终于不再是之前的惨淡模样。微风轻轻拂落树梢的花瓣,一连串绯红马上陷入了隐藏在风中的优美漩涡里,牵牵绊绊,一直飘到金赫奎的脚下去。

        
        

 

        
        

李相赫有些恍惚,那些脆弱单薄的花瓣,就像回忆里中碎片的一样,明明覆满了尘埃与泥土,深埋在难以挖掘的地方,可是无论谁来踩上一下,终究是会疼的。

        
        

金赫奎眯缝着眼睛,好像下一秒就会睡着了的模样,迷瞪瞪地朝他们看了一眼算作打招呼,他抬一抬腿,恰好避过了脚下的花瓣。李相赫抿起猫唇,眼角露出些暖融融的笑意,伸手去掏自己的衣服口袋。

        
        

他身上总喜欢揣些小零食,除去巧克力,草莓牛奶糖这些他一向爱吃甜食之外,还曾经出现过鱼罐头之类的奇怪食物。

        
        

不过这次,他从兜里掏出来的,是几根棒棒糖。他把其中一根递给一脸困倦的金赫奎,再把剩下的糖分发给身边的友人。

        
        

“哇…谢谢…不过我们相赫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吃糖啊…”

        
        

“啊!前辈你偏心啊。赫奎明明迟到了还把糖第一个给他!”

        
        

 “说起来…赫奎你迟到了啊!迟到的人是要请客的!”

        
        

“请客请客!!!快请客!!啊我想吃鳗鱼卷还有炒年糕!”

        
        

“拌饭!拌饭!还有章鱼烧!”

        
        

金赫奎一脸没睡醒的模样,迷迷糊糊掏出了钱包,数了几张钱给他们,可怜兮兮的模样,“多帮我买点吃的啊……我快要饿死了…从昨天到现在一直都没吃东西…好可怜的…”

        
        

“知道啦!那你和相赫在这里等着,我们过会就拿回来。”

        
        

 

        
        

李相赫目送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拐弯处,这边金赫奎就有气无力地黏了上来,伸着长长的脖子就想把脑袋往他肩上挂,“啊…好困啊…我要死掉了…”

        
        

李相赫耸耸肩,把他的脑袋从肩膀上抖下去,嘲笑道,“又不是第一次熬夜玩了,还说困。”

        
        

“啊…可是真的困啊…已经两天没好好睡觉了…现在就算是放再闹腾的音乐也没办法拯救我了啊…我要死了…”

        
        

“…你这几句话前几天不是已经跟俊植说过了?”

        
        

“对啊…俊植说大家在一起很热闹的话就会让我保持清醒的……哦对了,上次我还特意叮嘱了让他在你对线的时候来逗你的……结果他居然说如果打扰你你会生气的……”

        
        

“对俊植的话不一定生气…对你的话- -,快把手拿开…”

        
        

“TT 啊不行啊……我好累啊走不动的…我们去花坛那边坐嘛…我不想站着了。”

        
        

“不要…”李相赫把稍稍暖和一些的手插在裤兜里,再一次把那颗沉甸甸的羊驼脑袋从肩上给甩下去,“我不要跟你这种VN坐在一起,会被定墙的。”

        
        

他们在排位中遇到过无数次彼此了,都有在对方手上吃过瘪的经历——不过在吃瘪这方面,羊驼明显吃地更多一点。

        
        

金赫奎赖在花坛边不肯走,他歪歪扭扭地叼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地跟说着话,像是在撒娇一样,“啊faker桑苏,就在那个椅子上坐嘛…我走不动了我的VN只剩闪现了…啊…我要交闪现了……”

        
        

“哦,当初谁说要秀VN的Q穿墙术给我看的?现在居然只剩一个闪现了?”

        
        

“阿西吧…那次我怎么知道那个bug已经修复了嘛…是真心想要好好给你秀一下的…”

        
        

 

        
        

两个少年拖拖拉拉半天,终于在樱花树边的长椅并排坐下,嘴里叼着各自的棒棒糖。金赫奎像是没骨头一样瘫在椅子上,伸手去扯李相赫的衣角。

        
        

 

        
        

教学楼的阳台上摆着些大大小小的盆栽,金赫奎看了一圈,突然来了精神,幽怨的眼神定格在了不远处的一盆仙人掌之上。

        
        

“啊…为什么……别人的仙人掌活的那么好,我的仙人掌就死掉了……原本以为养仙人掌就不会死掉的……”

        
        

“嗯…还有你的豆芽也死掉了。”李相赫好心提醒着,不出意外地收获了羊驼的血泪控诉。

        
        

“…你怎么总这么欺负我啊…”金赫奎的眼睛瞪得比往常要大了许多,看上去一点都不是困成狗的模样,“明明哥哥们都不会这么欺负我…”

        
        

 

        
        

那是前一年的事了,排到李相赫的时候,金赫奎的红buff就总是莫名其妙地失踪,一而再,再而三地失去红buff之后,金赫奎无奈地开始打字控诉他对面的faker

        
        

“你这个坏家伙…”

        
        

李相赫对于他这种无伤大雅的指控根本不为所动,卢锡安朝着老鼠举起圣枪,耀武扬威地宣布着,“我 偷 掉 了!”

        
        

金赫奎的老鼠悲愤交加,一字一顿,无比虔诚地在公屏上诉说着自己希望世界和平的愿望。

        
        

“我,希望,你这个坏家伙,受到惩罚!”

        
        

“我,诅咒,你的植物,都烂掉!”

        
        

排在对面的gorilla看不过去,提醒道,,“但其实它们…也只是杂草啦…”

        
        

带着红BUFF的圣枪游侠从草丛里拐出来,又一次发出死亡通告,“好了,现在,我要来杀掉老鼠了。”

        
        

金赫奎像一只待宰的小耗子缩在塔下,还不忘威胁他,“你如果杀掉我的话你的植物也会跟着一起死掉的!!!!”

        
        

魔王大人表示,“无所谓啊。”

        
        

他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恳求这个大魔王不要杀他的悲惨模样,也记得那个家伙是怎样惨无人道地追杀自己的。

        
        

 

        
        

金赫奎越想越气,竟然掰起手指,认真地数落起李相赫的罪行来,“抢我的buff…抢我的人头…抢我的兵……我求饶了之后还要欺负我!”

        
        

“俊植上个星期告诉我说你的盆栽还活着大部分啊……阿西吧…为什么你的盆栽都死不掉的啊!”

        
        

“嗯…大概是因为杀你的次数还不够多?”李相赫的眉眼都弯了起来,昭示出大魔王多云转晴的好心情。

        
        

什么玩意!刚刚明明还阴沉地跟个啥似的,欺负他就欺负地这么开心?

        
        

羊驼觉得自己很是委屈,在心里把这个搞事的家伙来来回回骂了好几遍。

        
        

“阿嚏!”

        
        

正当他在心里盘算着小九九的时候,李相赫突然毫无征兆地打了一个大喷嚏。

        
        

羊驼瞬间有了底气,幸灾乐祸地跳出来,“啊…老天爷听到了我的控诉,现在是在惩罚你了!”

        
        

“……你怎么突然这么精神了?”李相赫抱怨他,“都说了不要坐在这里了啊…这里的风多大啊…冷死人了,我感冒还没好的。”

        
        

金赫奎撇一瞥嘴,却不想李相赫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喷嚏。

        
        

“???你刚才又骂我了?”

        
        

“没有没有!”金赫奎赶紧撇清自己,然后又想起什么似地,添油加醋道,“不过我听说,打两个喷嚏的话,就是有人在想念你。”

        
        

“这是哪部偶像剧里说的……胡说八道”信奉科学的李相赫对此表示并不能接受。

        
        

谁知金赫奎却急眼了,“真的真的,我有试过的…”随即又骄傲地补充了一句,“我们meiko告诉我的。”

        
        

 

        
        

某种不明的酸臭气息默默发酵着,李相赫吸了吸鼻子,自顾自地别过脸,打算无视掉这只手舞足蹈的羊驼。

        
        

从刚才开始,就不断地有樱花的花瓣从枝头飘落下来。他伸手接住一枚落在膝上的花瓣,柔软的尖端处,有一个小小的,圆滑的缺口。

        
        

有的东西,天生就是缺憾。

        
        

就好像他想念的那个人,大概已经不会再想念他了。

        
        

 

        
        

“樱花可不可以拿来当盆栽啊?”见他把注意力放在樱花上面,金赫奎也开始仔仔细细研究起来,自主朝养过很多盆栽的李相赫发起提问。

        
        

“不知道…应该可以吧…总之我没有养过那样的盆栽。”

        
        

“啊…日本也有很多樱花的吧?日本会不会有那样子的樱花盆栽啊?”金赫奎伸直手臂,量了量整个花坛的大小,觉得太大了,只好给李相赫比划了一个自己脑袋的大小,“诺,这么大的樱花盆栽。”

        
        

“…反正不管是什么样的盆栽都会被你养死的…”李相赫忍住笑,靠在椅子上,两条细长的腿垂在长椅上,不安分地晃来晃去。

        
        

金赫奎也不生气,冲着李相赫软软地哼了一声,“我不养,我买给meiko养。”

        
        

这么说着的时候,手机突然就在裤兜里震了一下。李相赫掏出手机,愣了一愣。

        
        

“相赫,现在方便听电话吗。”

        
        

他刚划开屏幕上那条短信,旁边那只羊驼已经伸长脖子凑了过来,“哦,被我说中了!”

        
        

“才不是。”李相赫赶紧收起手机,不给他看。

        
        

 

        
        

“好伤心啊…我回来了以后哥哥们都没有说过想我…”金赫奎把棒棒糖从嘴巴里拿出来,又赌气一样塞回去,“一起去日本的时候要好好敲诈他们…还有imp哥……他们都不想我……”说着说着,居然开始顾影自怜地忧伤起来。

        
        

 

        
        

太阳越升越高,比之前要温暖了许多。高大的花树像撑天的巨伞一般,将两个各怀心事的人笼在这场无边花事里。落花不断地从天空坠下来,好像无穷无尽一样,其中有好几朵蹭过李相赫的颊边,撩地他心痒痒的。

        
        

 

        
        

李相赫没想到电话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打了过来。

        
        

金赫奎的脖子已经伸了过来,嘴里咬着糖含含糊糊地问他,“是谁是谁,是Bengi哥?还是我们俊植?”

        
        

“……你压着我了……”

        
        

“给我看一眼!”

        
        

“不给。”

        
        

电话接通了,金赫奎只来得及听清电话里一声压低嗓门的“喂?”,就被李相赫跑掉了。

        
        

李相赫跑到樱树下去,光斑柔柔地从樱树缝隙之间洒落下来,他伸出手,任由它们在手心铺陈出深深浅浅的阴影。

        
        

“相赫?在听吗?”

        
        

“嗯…”李相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恢复到之前平静的时候,淡定地应着,“有事吗,景焕哥。”

        
        

“没事…听说相赫前几天感冒了,病还没好就到处乱跑…会让人担心的。”

        
        

“啊…我已经没事了…”

        
        

“嗯…那就好好照顾自己…”电话那头顿了顿,继续道,“相赫,这么久了,难道不想哥吗。”

        
        

“…哥干嘛问这个…”

        
        

 

        
        

太阳越升越高,扫开之前的所有阴霾,将天空映地通透,李相赫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低笑声,“不想哥的话,干嘛要赌气不回哥的简讯,哥这边明明显示信息已读了哦。”

        
        

李相赫心下腹诽着这个该死的功能,嘴上还别扭着,“没有赌气,分明是哥忙不过来。”

        
        

“还说没有赌气,嗯?”电话那头叹了一声,“虽然知道相赫等待地很辛苦,但是总要给哥一个解释的机会才好啊。”

        
        

身体渐渐温暖了起来,风里有了草木香气,耳畔有了虫鸣鸟语,李相赫撅起嘴来,明明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此刻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地想要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只是因为想要见你啊。 

        
        

他们就这样旁若无人地低语着,直到李相赫终于情不自禁长舒一口气,由衷感叹着,“遇见哥,真的很好。”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哥能遇见相赫,也是一样的哦。”

        
        

光影流转,李相赫抬起头来,却突然发现,这些樱树,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般颓败。还坚守在树顶的花朵,被阳光映成一片延绵的霞光,正是这个季节应有的繁盛灿烂,在流逝剥离之后,昂首枝头的傲然景象。

        
        

你瞧,只要你给我一点流光,我的世界就被点亮了。

        
        

 

        
        

金赫奎回头望了一眼,李相赫的身影已经没入纷飞的花雨,侧脸却挂着明媚的笑容。

        
        

啧,跟想念的人互通心意了吧。

        
        

 

        
        

那在这片已经放晴的穹宇之下,那个他想念的人,此刻正在做些什么呢?

        
        

 

        
        

田野被突如其来的跨国电话给吓了一跳,一个激灵接起来,“喂?金赫奎?”

        
        

“meiko。”

        
        

“干嘛啊金赫奎?”田野还在打游戏,只好把手机夹在脖子边,边听他说话边操作着电脑,“do what?”

        
        

“Where are you?”

        
        

田野愣了一秒,随即数落道,“金赫奎你这个人有问题的吧?我们昨晚上才视频过的不是吗?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回家了吗?在云南,云南!这里很热!”

        
        

“miss you。”

        
        

 “喂金赫奎,你简直不当人的...说好了我去韩国找你玩结果你又要跟别人去日本。签证也不提醒我办,去日本也不提前跟我商量,到现在还说想我?You bad !”

        
        

“……no speak Chinese…”

        
        

这句话说完之后,电话突然断了。田野低头一看,才发现对方在申请视频通话。

        
        

 

        
        

他没有看见金赫奎,却看见一树明朗的樱花,正在枝头盛放,有一些已经盛到极致,却从枝头翩跹而下,好一场漫漫花雨。

        
        

 

        
        

“金赫奎你搞的什么鬼啊!给我看这个干嘛……”

        
        

“meiko,喜欢,like it?”

        
        

“喜欢你妹啊喜欢…樱花都谢了你才问我喜欢不喜欢,你玩我呢吧?”

        
        

“NO。”金赫奎的脸从屏幕上露出来,小小的一个脑袋,却占满了整个屏幕。

        
        

他最喜欢听他的小辅助,这样一迭声地喊他的名字。

        
        

“nice金赫奎~”

        
        

“好饿,饿不饿啊金赫奎?”

        
        

“金赫奎,废驼,眼睛都睁不开的啊!不能好好看着我吗?”

        
        

 

        
        

好想你啊…

        
        

 

        
        

他捧着手机,就像站在小辅助面前一样,捧着他的脸,一字一顿说着。

        
        

 “you late,flower no wait.”

        
        

“But I will.”

        
        

 

        
        

 “好呀,”他睁大眼睛,看见屏幕上的小辅助丢开鼠标键盘,对着自己大声应着,“那说好了,你要等着我哦。”

        
        

“好。”

        
        

“一直等着我哦。”

        
        

“一直等着,你,哦。”金赫奎生硬地学着meiko说话,还自作聪明地改了那个称呼。

        
        

Meiko捧起水杯,眼角眉梢都是甜意。

        
        

他再无一丝顾虑,也学着金赫奎的动作,大模大样地捧起摄像头,用上学时候宣誓一样的板正口吻,冲着樱树下的那个人大声呼喊着。

        
        

 

        
        

“我也想你,金赫奎,现在就想见到你。”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5 )
  1. Nini李相赫背着那萌萌的壳呀 转载了此文字
    很感动啊!良心啊!驼妹好甜啊!马壳好甜啊!都是我分享给媳妇的驼妹粉红糖,安利一下!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