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ADCarry和他的小白兔糖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出/转载文章

驼妹


新赛季首胜,比赛完了先回了基地,金赫奎心情蛮好的,田野也是。

大家伙磨磨蹭蹭的,田野换了件外套就溜达到了基地门外等人出来,好去吃火锅。

大概又是明凯请客?╮(╯_╰)╭

下午去比赛现场还下着雨,现在雨停了,田野忍不住开始催促着快点,毕竟他很饿。

人陆陆续续出来,金赫奎走在后面换了短袖和外套再是戴了一个棒球帽低着头玩着手机,走他前面的是李汭灿。

田野见着人齐了,自动迎上去和李汭灿勾肩搭背起来,金赫奎时不时和他俩互相调侃反正相处自然。

小打小闹习以为常。

到了火锅店,过了饭点人是肯定不多了,经常来吃的一家,所以味道肯定没差。

他们三个人走在后面,慢了,也就三个跟着排排坐呗,一个圆桌大家气氛很好。

田野坐下来也玩玩手机,金赫奎就在他旁边和李汭灿说着话,韩语简单他还听得懂,不简单的就当鸟语了。

席间明凯嘴炮没断过,说着现下版本各种局势还有其他战队战术这些的,田野也会插嘴,毕竟他是辅助。

田野改了以前叫金赫奎Deft的习惯,不是不喊,就是习惯喊中文名了,金赫奎都来中国一年多了吧,现在才正儿八经开始好好学习中文,连本人就他自己也说自己中文不好,要好好学。

私下里田野该嘲笑金赫奎的时候没少笑过,但是啊,毕竟还是个未成年,怎么说大概好好专心打职业的时候就跟着金赫奎了吧,那么多精彩的操作都给了他了吧,在人前说过一定会证明他有能力保护好他的ADC了吧。

可能,百分百全心全意,用心对待就金赫奎了吧。

所以默契都是培养出来的,队友听不懂的韩文他能解释出来,金赫奎说不清楚的中文他来教。

田野对金赫奎挺大势的,在这边的习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开玩笑都没问题啊,金赫奎不吃这套,我比你大就是你哥哥,哥哥欺负弟弟也是很在行的。

弟弟软了,不敢造次了,喊着哥,别。

金赫奎很满意。

田野觉得热了,脱了外套改挂在了椅背上,他手臂白皙纤细,算是很有骨感,金赫奎拍了拍他手臂,手掌温温热热的,田野看向他,意思是干嘛?

金赫奎指指空杯子,弟弟给哥哥满上,对的,可乐。

全凭眼神交流,田野给他满上了,金赫奎笑了抬手揉了他一头顺毛。

田野低垂着眼睫,没看他,眼前锅中上空翻飞的水蒸气,田野觉得食之无味没了胃口。

心中有事压着他,仿佛有了重力一般胸腔感到沉闷。

他叹口气,也没怎么动筷子了,端着杯子抿着可乐放空一样任自己发呆。

金赫奎觉得怎么少了点动静,他转头看了田野,手肘碰碰发呆的人儿。

耳边火锅店的嘈杂并不大,田野听到金赫奎问他怎么不吃了。

“饱了。”

他一口干脆的回答,小申注意到这边的下路,接了话“怎么饱的。”

“喝饱了。”

对啊,我喝饱了才会喜欢他。

想着田野一口闷了冒着气泡的可乐,然后毫无形象打个嗝,对对对,如果打嗝就像放屁那么就让我放完屁就间隙性失忆。

喜欢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金赫奎没说什么,继续吃着,他唇边一抹笑意直到饭局完了也没消散。

田野觉得店里闷,看着明凯在结账,他走了出去,雨停后空气都变得多多少少清新了些,田野深呼吸一口。

低头有一搭没一搭地用脚踹空气,嘟着嘴心烦着,怎么办好喜欢他,我干嘛喜欢他,可是就是喜欢啊,要不要说,他肯定会讨厌我。

说!不说!啊啊啊啊啊!

一种自我放弃一般,田野心里吐槽着刚刚吃饭前还好好的,一个亲昵的动作就打乱他的心志了。

本来他想可能今年金赫奎就回去了,等到他走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喜欢他了吧。

可是,苍天饶过谁!喜欢得无可救药就想着万一他也喜欢我了。

呸呸呸!田野想着等了几分钟怎么还不出来,抬头看看门口只出来几个,问话说是有几个上厕所,接着就看见金赫奎戴着棒球帽出来,就抬头看他那么一眼,田野心里就开始叫唤了。别!别!别这样看我!苏!

田野脸上一红,扭头装什么都没看见,他瞅见火锅店前面不远有个便利店,现在接近晚上十一点没什么人了。

他话都不说只管往前面的便利店走,心狂跳生怕有人跟着他看见他这样像个怀春少女,被偶吧撩到脸红红不知所措。

金赫奎看见田野急匆匆往着前面的便利店走,笑着跟上去,小兔子乖乖,喜欢就说啊。

便利店玻璃门自动的进去还有声那种,田野冲着冷饮区走,想着来瓶XXX牌凉茶降降火气。

拿了就走,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小妹妹笑着说没了硬币的五角,伸手就在旁边的小桶里抓了两个泡泡糖塞他手心里。

田野懵逼的看着她,没零钱补,泡泡糖来凑。

好吧,随便吧,他想着。

自动门开了,响了一遍铃,人出去了,被吓住了。

金赫奎站在便利店门口等他出来,结果把人给吓着了,怎么感觉像是做贼心虚还是他长得很吓人?

田野秒解尴尬氛围说着“我就口渴了,买水喝,走吧,走吧。”

不是,刚才一个人喝掉大半瓶可乐,还渴?

没看金赫奎,假装很自然往火锅店门口走,不知是真的眼神不好还是啥,金赫奎摇摇头。

“Meiko,他们先走了,往那边。”金赫奎上前拍拍田野的肩膀。

“他们怎么不等等我!”

明明自己玩消失去买水,你一个一米七几的男娃娃还怕丢了不成。

怕是等他的某人怕。

“走吧,还能跟上呢。“这么一说田野也不好说什么,乖乖的点点头跟在了金赫奎身后。

知道他是存心不想跟他走近了,金赫奎主动走慢了一点跟田野肩并肩。

伸手在田野面前,田野眼睛都瞪大了,这是干什么!

“有糖不拿来分享?”田野被金赫奎话问得有点懵逼,手一捏发现自己手里拽着两颗泡泡糖。

“啊,不是糖,就是嚼了可以吹泡泡的。”田野摊开手掌心正解释着,他以为他身旁行走的韩国偶吧不懂这玩意。

你信吗?

金赫奎直接拿了,剥开包装纸直接开吃,发现是蜜桃口味的。

田野看他吃了急忙说着“不能吞啊,金赫奎,千万别吞!”

一脸小媳妇操心的模样,金赫奎勾了勾嘴角,“我知道,你快吃吃看是什么口味的。”

田野剥开包装纸也开始嚼起来,一瞬间想起自己吃这玩意是多久以前了,那时候还在上小学吧。

“草莓味的,你的是什么?”

“蜜桃。”

气氛好像就因为嚼泡泡糖而缓和下来,变得跟往常一样。

田野又笑开了,这种感觉怎么说超级好,感觉就像在一起一样。

田野被这种想法给打击到,原来自己真的这么喜欢金赫奎,偷偷的瞄着身旁的人。

稍微比他高一点,可是田野想反正他还能长。

他看见金赫奎已经开始试着吹泡泡,他感觉自己嘴里的糖分吃得差不多了也开始试着吹。

但每一个都不大,嘿,他小时候吹这个跟别人比赛谁大,每次都是他赢,不行,一定要比金赫奎吹的大。

金赫奎看着小孩正在努力的尝试吹一个大大的泡泡,他就觉得可爱。

街灯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从后面看就像两个人影交叉在一起,密不可分。

田野终于得偿所愿吹了一个比金赫奎大的泡泡,很是激动,拉着金赫奎的手让他看他,没想到金偶吧也吹了一个泡泡,低过头看他,然后碰在了一起。

泡泡触碰在一起,田野却只看见了金赫奎的眼睛,他惊呆得愣住了,毫无反应大脑当了机已经无法重启。

该死的要命,我们的泡泡碰在一起了!一起了!

泡泡破了,田野像个失了魂的人,金赫奎嚼着泡泡糖忍耐不住笑出声来,田野在他眼里太过可爱,可爱得过分。

小兔子的嘴唇上还残留着破掉的泡泡,金赫奎伸手替他擦干净。

这么近的距离,看着田野的眼睛。

“田野,你是喜欢我的。”

后脑勺被手掌捧住,不可抗力,田野前倾吻了金赫奎,不如说是被强吻的因为他毫无反应任人摆布。

带着蜜桃味的吻交织着草莓的甜味。

金赫奎牵住了田野的手,十指紧扣。

他要是不主动一点的话,可能这个傻子还想着他走了就不喜欢了,就淡了,可是谁知道这个傻子会不会哭得像个小孩,失去最宝贵的东西才后悔呢。

田野还没缓过来,他的大脑一直停留在唇上被冰凉柔软的东西触碰后的感觉中。

那是一个吻,来自他喜欢的人。

被木讷的牵着往前走,金赫奎很无奈,小孩傻了,明天肯定要躲着他。

但是田野心间的甜意在一点点扩大,就像棉花糖,膨胀再膨胀,然后被一发击中。

然后砰地一声。

他用力的握紧了和金赫奎相牵的手,一只手还抓着金赫奎的手臂仰头笑开了看着金赫奎,“金赫奎,你吻了我!”

“你要负责!”

“你肯定喜欢我!”

“下次放假你一定要带我去你家,见你妈妈。”

“哼!你骗我的,你妈妈很喜欢我。”

“你怎么不说话!”

怎么说,小兔子田野在他即将成年前的夜晚,终于结束了他的暗恋,追到他的ADCarry。

然后小兔子黏着他的男朋友,说着我最最最喜欢你了,金赫奎。


Fin.

至于那瓶XXX牌凉茶,就不出场当电灯泡了。

以上,驼妹蜜糖组解散!(〃` 3′〃)

评论 ( 23 )
热度 ( 144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