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咖啡硬糖

- CP:马壳


- 架空 日常给媳妇 @李相赫背着那萌萌的壳呀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出lofter


「马壳的文艺式早晨」

张景焕翻身起床,穿衣时手臂的弯折幅度显得异常有力,简单的套了一个纯棉短T走至客厅,米白色窗帘将早晨的光亮变得柔和。

男人随意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背着光站在料理台前将新鲜的吐司片放入烤面包机,平锅里煎上鸡蛋与培根,当烤面包机弹出已经烤至香脆适当的面包片时,一杯从咖啡豆到成为黑褐色名为咖啡的液体也只是需要一个制作早餐的时间。

干净的白瓷杯摆放在桌上,桌布是和爱人一起挑选的,从卧室门的缝隙中穿出一抹白色的身影,张景焕感受到来自脚踝处被奶泡用身躯磨蹭的温暖,从橱柜里拿出猫粮,在奶泡的小窝前有一个可爱的猫爪形状的猫碗。

在张景焕给他倒满猫粮的时候,奶泡愉快的在他脚边翻滚着,晨曦的光芒下眼睛就像冰蓝色的玻璃珠子剔透明亮。

李相赫站在卧室门口,半依着用手指揉着眼睛像是睁不开眼,乖巧的说着“哥,早上好。”

张景焕用手摸着奶泡乳白色的小脑袋,转头看了李相赫“相赫,早上好。”

起身之后,将煎好的早餐装盘摆放在桌上,取出干净的玻璃杯打开了冰箱,“相赫,你要喝什么?”

“巧克力牛奶!”李相赫已经坐在桌前,一手拿着香脆的吐司片一手用抹酱刀从果酱瓶里挖着蓝莓果酱,张景焕走过来放置在桌上的玻璃杯明显就不是巧克力牛奶,“只有牛奶没有巧克力。”

拉开了李相赫对面的椅子坐下来,将白瓷杯盛满咖啡,一时间咖啡的香气飘满了整个房间,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每一个早晨的香纯味道。

李相赫不满的嘟着嘴看着张景焕,手握着杯子迟迟没有下一步,牛奶没有最爱的巧克力那么就是什么也不是,更别说让他喝下去!

李相赫耍着小脾气,培根被他切成一小块块的,刀叉的使用对于早前的他来说,那是去国外比赛我才会使用的,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我和张景焕在一起生活后早晨才会使用的。

李相赫早就吃完了属于他的吐司片,张景焕知道他在耍小脾气但并不会妥协,这个人一大早要喝巧克力牛奶,前几天刚睡醒就要点炸鸡外卖,小孩子有时候不可以任性。

“你听话,喝光了。我就告诉你巧克力藏在哪里,而且我知道你昨天熬夜写论文了,你需要它。”递至嘴唇前的吐司片散发着蓝莓果酱的香甜,李相赫咬了一口,张景焕收了回来就着他刚咬的缺口吃了起来,现在李相赫作息很规则本身熬夜不好,张景焕也更不会让他这样了。

他已经退役了啊,大魔王Faker已经不在了,有的是名为张景焕的爱人李相赫。

李相赫妥协了,因为之后会有巧克力吃,在吞咽掉口中的面包后,他端起来了张景焕的咖啡杯,喝了一口,皱了眉想哥,真是变态喝这么苦的咖啡。

然后一口气喝光了牛奶,嘴角留了奶渍张景焕用指腹抹去,李相赫正满心欢喜的想着喝光了牛奶会有巧克力吃的欢喜中。

不管是在一起生活后还是处于恋爱期,李相赫是一个超级害羞的人,张景焕的动作还是让他不自然起来,愣住了几秒钟。

“相赫,还是会害羞吗?”张景焕笑弯了眼看着他,可是不管怎么看眼前的人还是那么的可爱。

“相赫,别人也可以对你这样做吗?“问着懵逼的李相赫。

“当然不可以啊!”李相赫回答得很快,他在乎他。

大手揉了李相赫的头发,李相赫并没有出声制止,感觉就像...就像这本来就可以,别人不可以只有他,只有他可以。

“那么相赫,你想知道巧克力在哪里吗?”


Fin.

这也是一篇不知道在写什么主题的糖。对啊,我就是打开了文档随便开始写了起来。很烂别打我。

应该会是日常甜梗,各种小细节,是一个系列的。

然后酒心巧克力和浆果味的蜂蜜都是有联系的包括这篇。

评论 ( 36 )
热度 ( 62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