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By Your Side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ABO  日常



田野以前常常想他只是孤独的一个。

春天的时候,从家里的阳台望下去会看到长街上一排排的樱花,飘飘洒洒。

从来在家里只穿短袖的他,会不顾他人像现在这样赤着手臂在阳台趴着吹风看樱花。

夏至未到,时冷时热稍有不注意就会着凉。

空气里有一丝甜腻的味道,田野只注意到被风吹送来的粉色花瓣,他想这可吹的真远。

一年过了又一年,这里有了他的家。

太阳晒得他暖洋洋的,手臂攀着栏杆,田野想着楼下的便利店有雪糕买了吗?

裸露在外的白皙后颈,你可以在柔顺的黑发末尾看到一个被咬破泛着粉色的Omega腺体,不似当初标记时咬破的深红色,但可以看到清晰的咬痕。

随着时间过去咬痕会变淡,但每一个Alpha会在咬痕即将消失的时候再一次加深,随时都可以只要他愿意,他们总是对自己的Omega独占欲强烈。

温热的手指触摸到最脆弱敏感的标记处,田野一下就软了,他感受到身后的人身上淡淡的Alpha信息素,像是引诱着他。

田野转身就靠进了他的怀里,小脑袋耷拉在他坚实的肩膀上,那种熟悉的信息素让他安心,金赫奎没有停止触摸田野的Omega腺体,轻轻的摩擦着听到小孩子在他怀里发出甜腻的尖叫声就勾起了嘴角,软得一塌糊涂的兔子已经直接挂在他身上了。

“你不乖,你这样会着凉。”听到金赫奎低沉的声音,感受到后背被阳光晒得暖意十足,沉浸在被安抚的快感里,思维都变得异常迟钝,那种来自不知名的甜意充满着他的身心。

“不会着凉的,因为有太阳啊。”金赫奎触摸标记的手转抚弄着田野过长的头发,一个冬天过去应该带他剪了。

“还有你在啊。”金赫奎没想到田野还有下一句,停了手,小孩用手扳着他的肩膀,与他面对面的笑弯了眼。

阳光正好,有你在我身旁。


田野被拉着出了门,金赫奎说要带他去理发店,他的头发已经长至耳下。

两个人都穿一件白T配上样式不同的牛仔衣,金赫奎穿起来酷酷的再加上Alpha的信息素感觉异常的帅气和高冷,相反田野并没有那么强势的信息素,甜美的Omega信息素带给别人看他的感觉都是甜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早已没有了早先的稚气,牛仔衣在他身上显得他更加成熟。

十指紧扣,走至理发店,发型师大多是Beta,金赫奎坐在一旁时不时把玩着手机,似乎在聊天。

田野感受到头发的湿意,不久前被清洗一番,他并不是坐得住的人,不能随意动会让他感到压抑,金赫奎就在他旁边,白皙的小手探出来拉了金赫奎的衣摆吸引着对方的注意。

嘿,我可比手机重要一百倍好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金赫奎将手机放下,这个人是他宠的他怎么不知道他想什么。

“第一,不要随便乱动,保不定下一秒就给你剪个缺口,想想你肯定会不开心。第二,我在这里,你想说什么都可以。第三,你要陪我去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金赫奎注视着田野的侧脸,小孩还是有咬嘴唇的习惯。

田野心里激动着可以去参加聚会,也就乖乖的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金赫奎聊着,说着想吃雪糕,金赫奎答应给他买,还说要草莓牛奶味的。

再次踏出店门,田野觉得清爽,头发修剪得干净利落,刘海被剪短整齐的伏贴在他的额前。

“走吧,走吧,参加聚会。”燥性子的拖着金赫奎往前走,一副很急的样子要去参加聚会,“约在晚餐的时间啊,笨蛋,你不是要吃雪糕么。”金赫奎一把拖回来几欲拉着他开始拦车的田野。

便利店里的冰柜前,田野自己选了想要的草莓牛奶口味,也没问金赫奎要什么,很自然的拿了巧克力味,金赫奎付钱他负责吃就行。

打开包装袋,先开的自己然后递到金赫奎手里“快,帮我拿着。”看着金赫奎接过又自己打开另一支,然后两人同时对换,一只手拿着对方的雪糕另一只手准备接过自己的雪糕。

是不是很幼稚,可是在一起那么久,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田野拉着金赫奎的手,咬着雪糕,纷纷扬扬的樱花飘落在空中,他们行至在这飘满樱花的街道上。

以前他常常想他只是孤独的一个,无人倾诉。

那时候他觉得天空是灰暗的,直到与他邂逅。

以前默默独自忍受的痛苦,隐晦的秘密,孤独无助的行走在梦想的道路上。

直到他的到来。

田野握紧了金赫奎的手,侧头看见有花瓣落至爱人的发梢。

此刻的我知道,我拥有你。

如今我看见的世界那么绚烂多彩,因为是你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世界。


与你携手完成梦想,功成身退。

“田野,我想给你一个家。”

那是他从未经历过的,购置一个家所需要的,他们今后要在一起度过那么长远的时间。

他甚至开心的落泪,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家。

并不是一直甜甜蜜蜜的,也会吵架会赌气会耍小脾气,那些都是我在他人面前无法表现的。

你是特别的。

金赫奎,你是最特别的。


来不及吃掉的雪糕化掉了,滴落在手上,有着好看的淡粉色。

“你刚刚在想什么,雪糕都化掉了。”金赫奎伸过手,纸巾擦拭掉液体但干掉后还是有一种黏腻感。

田野咬掉最后一口,融化在口腔中的雪糕有着淡淡草莓的酸甜味“怎么办呢,我这么离不开你。”

说着话的人,目光却注视着木棍。

金赫奎笑了,他伸手拍落了田野肩头的花瓣,无奈摇了摇头。

“我不是答应过你,会在你身边吗。”

“对啊,你从未离开过。”


Fin.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你们也可以当成向生而死的番外看。可能并不是太好吧。

评论 ( 31 )
热度 ( 89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