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Sherbet/冰冻果子露【I】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ooc



田野受了不少的惊吓,是的,那个人是金赫奎啊。

用手指轻轻抚上自己柔软的嘴唇,他无比确定,他被吻了,然后该死的他记忆犹新,唇瓣被湿热的舌舔舐的感觉还有被含住的触感带着力度的,都让他忍不住头皮发麻。

真的太糟糕了,自己却一点的不反感。

我一定是病了,再一次他自己用手贴在自己的额头确认自己是否发烧。

时不时的回忆起来真的要命,田野只能苦笑着叹到快点忘记吧。

无奈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之间变得无比的尴尬,至少田野是这样认为。

再说我可能去问他为什么要吻我吗,而且还说了那么奇怪的话,我很诱人?疯了吧。田野狠力的摇摇头,大脑只要一空下来就变得乱七八糟东想西想。

就这样神经叨叨的过了一个星期,星期五的比赛自己赶着过去的,现在想来感觉就是自己送上门的往虎口里跳,然而这个星期的比赛就是明天。但田野并不准备去,他觉得自己无法面对。

肩膀被拍了一下,听到少女特有的银铃般的笑声,田野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星期一早晨最早的一节专业课也是他倒霉不仅迟到了还忘了带书,刚好专业课的老师又是系里最苛刻的,对不起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田野不敢看老师的脸色,随便坐了位子发现又没有带书真的死的心都有了。

而解救他的就是他身后的这个女生,哦不,是差点把他勒死的苏砚,这个怪力女孩。

“哟,田野。”自从帮过他一次后,不管是走到哪只要在这个校园里,就会神奇的偶遇她,然后一波热情而独特的打招呼方式,不打不相识,田野拍拍女生横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可以了!

“干嘛啊,苏砚,你不要每次都这样,我会被你勒死的。”田野一股脑的抱怨着,摸了摸被勒得不舒服的脖子。

“勒死算我的,走,请你喝奶茶!”说完女生像带了风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确切的还抓着他的手腕,田野总是觉得女生娇弱,但没想到自己面前的女生看起来,嗯,差点跟他一样高而且真的力气超大。

但是人却一点也不坏,大大咧咧,爽朗的,从不吝啬笑容在她身边总会听到笑声,心情就会变好。

苏砚将插好吸管的奶茶递到田野的眼前,田野回过神来,笑着接过来,他们只要遇见就会一起去车站等车,苏砚住的比他远,所以他先下车。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走在路上,手腕早就被放开,田野一只手拉着背带,一只手拿着奶茶吸着杯子里的珍珠。

大多互相了解过一些兴趣爱好,倒是知道苏砚游戏打得还可以,女生豪爽的拍他肩膀说让他给她辅助一把锤石呗。

田野笑着答应,他讨厌不起来这样的女生,率真的不用猜因为她们会直接说,对于像他这种男生来说是一个真的很省时省力的女生。

说了再见,田野回了家,又是自己一个人了,然后一瞬间就又想到那个吻。

那就找事做吧,田野无奈的想。


金赫奎上台的时候特意望了场下,很好,兔子在躲他并没有出现。

无联系,没有发短信没有打电话,打了也根本不会接吧,兔子肯定自己一个躲在窝,不敢出洞怕遇到想吃他的大灰狼。

其实金赫奎自己也松了一口气,坐下来插外设,准备的时候喝了口水,目光却一直游离在场下,也许小孩迟到了,他不是一直都未曾错过他的比赛么。

许元硕坐在他旁边,也跟着看了一眼场下,勾了勾嘴角,知道旁边的人是在找兔子。

被自己阴差阳错的发现哥的隐藏属性,而且还在放着长线钓大鱼。

显然自己不如哥啊,至少现在都还没有喜欢的人啊。

童扬知道田野好几天没联系过他了,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只是明凯更黏他了,神烦,输了找他要抱抱,赢了还一脸正经面瘫的要亲亲,不要脸的小日月!

“你给我好好打啊。”耳麦里传出童扬的声音,队霸转过头看了自己右手边的上单,作最好的上野联动,这是他说过的话。

“当然,一定能赢。”明凯沉稳的声线,说的话由于定心剂,想赢的信心更大了。

比赛开始,第一场的梦幻开局拿下前期优势,算是很顺风的一局,第二场再一次出现的上野联动收获颇多,明凯强势带着节奏,EDG二比零连胜拿下比赛。

坐在电脑前看直播的田野放心下来,状态保持得不错,镜头扫过金赫奎的时候,田野多看了几眼,其实没有什么吧,毕竟男生被吻几下又不会死,当时肯定是什么恶作剧,所以田野强势安慰自己一波,对的,就是这样,可惜没去现场,今天的Deft笑起来真好看,没有拍到真的好可惜。

有些遗憾刷着推特,还是有些人搬运现场图片的啊,提示音下,有人给他发了私信。

他强势给Deft圈的粉,羊驼爱吃小白菜,这个呆萌的名字。

【在现场?】金赫奎拿着手机给田野发私信,他确信田野没来,只是对方不知道他是谁,假装问问。

【,,Ծ‸Ծ,, 今天有事没去。】田野找了借口,一秒出现在他脑海里就是金赫奎放大的脸,对的那双眼睛盯着他,那里面有什么东西是他看不懂的。

【什么事啊?】金赫奎想也知道这只是田野的借口,他们现在就只有一个词来解释之间的关系,尴尬。

无所谓,只是时间问题,你还是我的田野。

【(┙>∧<)┙へ┻┻教授叫我改上次的作业,明天就得上交,最重要的事我没抢到票啦。】其实这难倒了田野,对方知道他肯定在上学吧,所以就找个合适的理由搪塞过,本来这也是很合理的啊。

金赫奎看到田野蠢蠢的掀桌表情,知道这不能再问下去了,于是他换了一个他现在感兴趣的话题。

【我以为你去现场了呢,还期待你更新照片,但我恰好也有事没有时间看比赛,你肯定看了直播吧?】金赫奎打了不少话,背着包就跟着队伍准备回基地了。

不少粉丝等候在外面,听到有人叫他Deft,金赫奎笑着收了手机,与粉丝们打招呼,还签了名。

这边的田野倒是有了话题,【ヾ(o◕∀◕)ノsry,没去到现场,不过今天的EDG很棒哦,二连胜!】

【( ̄▽ ̄)~*  我们Deft在台上笑得很开心哦。】

【(* ̄△ ̄*) 腼腆的样子超级可爱。】

坐在舒服的椅垫上,金赫奎掏出手机,看着田野回复的私信,我可爱?金赫奎弯了嘴角,男生用可爱形容更适合你吧。不过还是抿着嘴笑了,许元硕坐在金赫奎旁边同样玩着手机,但是知道哥这幅开心的样子肯定在调戏兔子。

静静看着就好,后面坐着的那对上野的傻逼夫夫又开始秀恩爱了,许元硕觉得他最好的就是定力吧。摇摇头继续玩手机。


愉悦的粉丝之间的激萌对话结束一段落之后,田野还是做起了作业,这个时候苏砚给他发了信息,叫他明天下午一点在学校车站集合,两人去开黑。

好吧,那就去了,反正明天也没事。

第二天天气真是超好,已经春天了啊,阳光洒下来树枝上新冒出的嫩芽,呼吸了一大口空气,轻快的出了门赶到了学校车站,没想到苏砚比他还先到。

总觉得不好意思,不是应该男生等女生吗,但我们好像只是朋友吧。

“嘿,走吧,学校附近有一间很好的网咖,大神辅助快带我轰炸下路!”苏砚特有的爽朗带点男子气,相处起来一点也不费劲。

田野不是那种羞于交际的人,很多时间相处下来,其实苏砚带给他很多快乐,算是遇到和认识一个很好的朋友吧。

两个人的国服开黑之旅,嗯,痛并快乐着,遇到演员那也是没办法的,不过苏砚打字的速度以一敌五都不是问题,田野真是佩服,妹子打ADC这么666已经不错了,跟长了三只手一样喷人也是凶悍。

但是这样一点也不违和奇怪,苏砚就是苏砚。

“田野,不错啊,锤石堪比madlife啊!”哥们之间的语气,田野哭笑不得。

“苏砚,你这样嫁得出去么。”也不知道是戳着哪一点,苏砚居然没打他,相反人家稳坐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嫁不出去, 你解决么?”田野被问得哑口无言,但是苏砚开玩笑的语气他还是分得出来的。

“唉,进了进了,快点快点。”反正就是朋友之间的玩笑,田野点了进去,苏砚打字说明12楼下路之后,两个人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下星期比赛,去看么?”苏砚凭空冒出来一句,女生却正视了她,黑亮的眼眸盯着他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想起金赫奎。

“好啊,可以。”并没有什么,以往自己一个人现在只是多了一个人而已。

“那就说好了,你喜欢EDG吧,你看是那天打比赛到时候把钱给你,帮我买吧。”比赛开始的提示音从耳机传来,女生早就转移了视线看着屏幕。

“行啊,到时候电话联系。”田野答应下来,这局玩了把巴德,苏砚技术不差,看起来ADC打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大概的还都精通。

打游戏的厉害的女生,亏他自己还遇到了一个大神级别的。

金赫奎下午上游戏发现基地VPN爆炸了,韩服玩不成了,问着童扬借了一个国服,童扬把自己号给他了,拿了明凯的号排位里搞事一波,随便跪咯,专门去打野咯,不就是分嘛,不重要。

登上号,看了一眼好友列表,发现名叫Meiko的正在游戏中。

金赫奎一眼就看出那是田野,查了一波战绩,发现对方好像是在双排,而且一下午了。

排了一局出来,对方又排了进去,无奈不能说话,金赫奎想着再等等吧,或许下一次。

之后出来的时候,发现田野已经下了,金赫奎拿着手机,他其实很想告诉田野,他希望喜欢上的这个小孩能懂他,他在他心中的地位,带给他了些什么,那些宝贵的东西,还有雪夜里相遇他告诉他了名字,其实就是命运,一次次的相遇,无论怎样我都想要牢牢抓住你啊。


约定的时间到了,田野正在会场外等着苏砚,万万没想到田野看着苏砚简直惊了,长发披肩是谁啊,穿得这么女生怎么也不像平时那样的清爽劲了,穿着高跟鞋意气风发的向他走来。

“卧槽,苏砚你这波可以啊。”调侃对方的语气,苏砚并不理会,独独挽了他的手臂,田野想抽离,他们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不需要做到这样吧。

“田野,你这个白痴,这是约会知道吗!约会!”不管穿着是否淑女,苏砚还是那个苏砚,怪力女生,根本就无法挣脱,这算哪门子约会,扯蛋吧。

田野不当真,他没看到苏砚的表情,走入会场落座,苏砚适时放开了他的手,田野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他并不想金赫奎看到他们这样子。

一切都好好的,两人互相说笑。

EDG是今天第一个比赛,金赫奎一走上台就眼尖的看到场下的田野,不过好像旁边有一个女生。

外设插入后电脑调试阶段,金赫奎不时注视着场下田野所在的位子,小孩好像在调试相机认真的低头摆弄着,没有看到金赫奎注视他的视线,但是旁边的女生就并不了。

大胆的坦然的对上金赫奎视线,然后下一秒女生侧过身来,发丝遮挡了她一半的脸但并不妨碍金赫奎看着她在田野的耳边低语,视角的原因却极像是嘴唇触碰到耳朵下的面颊。

然后田野表现的慌张,金赫奎尽收眼底,而作出这样动作的女生像是挑衅一般转过头来盯着他,一双大大的杏仁眼看着金赫奎,毫无畏惧。

很好,兔子在躲他的时候被别人看上了。

田野并不想知道为什么苏砚一下对他作出如此亲密的动作,他有点生气,这并不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做的。

所以接下来,他一直拍着金赫奎,并不想和苏砚说话,而对方像是没发现田野的反应一般独自看着头上的大屏幕播放的比赛精彩时刻,而金赫奎从未向这边望过来过,一个眼神也没有,田野感到失落。

金赫奎绷着脸早已没了笑容,而许元硕将一切尽收眼底,暗自叹息,田野应该躲不过了。

他感受到身旁人的低气压,是的,放养好久的东西,本身就势在必得,然而半路杀出的人差点毁了这一切,而且在属于他的东西身边耀武扬威。

可以啊,公平竞争,你觉得他会选择你吗?金赫奎这样想着。

田野看着金赫奎的侧脸异常的失落,心里缺了一块一样,以前不是还会看我吗,会对我笑啊。

恐慌的种子在他心里发了芽,狂盛的疯长成藤蔓捆绑着他的心再一点点收紧,他只要一想到这个人不再看他一眼,那些苦苦忍受的心事就如潮水一般席卷他的心,好不容易又是那般幸运的接触到你,本来想着作朋友就是今生最开心的事了。

可是好像都变了,从哪个吻开始。

为什么那么难过呢,这个人再也不会温柔的注视我,再也不会对我笑就是如此的恐惧呢,害怕到无法呼吸呢。

整场比赛Deft像是吃了火药,打的非常激进,苏砚为他精彩的表现拍手叫好,而田野看得心神不宁,他独独只注视着金赫奎的侧脸,场内的欢呼声他仿佛置身事外。

明明在一起相处不过十几天,却在他心里这般的重要,不要将你的视线离开我,我害怕。

原来这个人在等他醒悟过来,在等他转过身看他,田野的自以为是好像害他离他最喜欢的人越来越远。

我不要。

田野低下头捂住了眼。

因为他无法接受的是,名为金赫奎的人在他醒悟的时候早已经走的没有了踪影。

就像不曾来过。



TBC.

本章字数4673,算我昨天说麻薯赢了就更文却没更到的补偿吧,下章完结。如果没有看到完结说明我写完这章就挂了

评论 ( 62 )
热度 ( 85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