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Born To Die/向生而死 【G】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微厂荡


ABO



纸总归是包不住火的,这三天无疑像是走完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路,接下来会遇到的是更大的责难。

不管是抵死缠绵的时候,还是神志不清的时候,被拥入怀抱里异常的安心。

从未觉得自己这样的脆弱,乏力的身体被抱着的时候,燥热的情欲一遍一遍的冲刷着下一刻就将崩断的神经。

哭着求你进入我的时候,心里是满的。

在这个残酷现实的社会,我能找到心爱的人,就足以这一生的感激不尽了。

一次又一次,你温柔的样子,被我吸引的样子,我都牢记着。

我一直觉得Alpha和Omega标记之间,掺杂了很多东西。

没有纯净的爱与被爱,只是因为情欲而这一生都将葬送,这是很可悲的。

反观现在,感谢我能遇见你,而我们相爱。

重要的是,抛除这样的身份,你还是爱我。

仿佛就像是在逃离家的那个夜晚,我拥有的一腔孤勇,满心都是为了实现梦想的勇气。

在这条道路上,再加上你之后,我还想走得更远更远。

生来就难逃一死。

为什么不敢,为什么不去,为什么不。

表盘上的指针在走,流走的是时间。

窗外是一尘不变的黑夜,但你是那颗明星,指引着我往前走。

坐在你身旁的我,看着你的睡颜。

电话接通的时候,听到久违的声音。

“妈妈。”

母亲哭泣的声音,让我心酸。

“我找到我的Alpha了。”被褥下交缠的十指,我紧紧牢握。

“但我也许无法继续我的梦想了。”低下头就能看见他。

一时间觉得梦想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可是我真舍不得能站在你身边的位子。

这个位子或许需要我花费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忍受更多的艰辛,它光芒万丈退一步也是万丈深渊。

金赫奎,这一刻躲在你怀里哭泣的田野,不是那个坚强田野。

黎明的到来就像是审判,我居然还会私心的想留下来。


会议室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高层人员都来了。

我坐在你身边,旁边是童扬。

早在进来之前,他不断的安慰着我,他能留下来,我也可以的。

但我想,他比我好,我是真的说不定。

当争吵一触即发,没想到我是里面最冷静的一个人。

金赫奎身上释放的Alpha信息素让我不安,可我只能坐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欺骗了高层,假装自己是Beta的事本身就很严重,更何况我是一个Omega。

明凯一直和三少交谈着,但是怒火只会越烧越旺。

金赫奎从来没有发这么大的脾气,他指责着这些目光短浅并且满脑子Alpha沙文主义的高层。

童扬拉着我的手,不断让我和阿布说话,讲讲我的初衷。

当初明凯说服阿布之后力保童扬,还有多年职业生涯在外结交了一些很有地位的人施加压力高层才没有揭示出来。

我苦笑,初衷说出来也无法留下来的。

我注定是要离开的。

但我最后的底牌也就是我的实力了,我是一个Omega但我确实对整个队伍来说很有帮助。

最重要的是我的AD已经认同了我,而且如果是要换掉我那么也只能将他换掉。

但是他无疑是整个队伍的输出核心,我拉着他手,向他摇摇头。

可我看到他坚定的目光的时候,知道我是无法撼动他的决定了。

之后三少的发言,让整个会议室里沉静下来,他有力的分析着利弊,在他们看来无法在短时间找到一个像我这样的优秀辅助,还有金赫奎的施压,让高层明日再商讨后宣布。

他们其实隐瞒Omega的决定,在电竞届肯定会掀起很大的风波。

如果被揭穿会受到怎样的冲击这些没人知道。

很艰难的回到房间,身体并没有那么好的恢复过来,在会议室里坐了很久那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但当我一放松下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腰仿佛要断掉一样。

躺倒在床上,用手撑着腰,金赫奎从出了会议室就一言不发。

我其实很担心他会不开心。

“赫奎,你还好吗?”我看着他,他背对着我,没有回答。

“田野,你是笨蛋吗?”沉寂一段时间后,他说话的声音哽咽着。

“你才是笨蛋,金赫奎。”我以为他至少不会这样,所以我笑着回答,希望可以解开这一天压着我的低沉心情。

“你就是笨蛋。”他大声的回击我的时候,我看见他转过来,红了眼眶。

我震惊的不能自己,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哭过,如果他难过他会让我抱抱他,如果他疼他会让我亲亲他。

我从来没见他哭过,可是看到他眼泪掉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心痛。

我想站起来,但我没有力气,他说着我,“明明都没有成年的人,为什么比任何人都坚强。”

“你不会伤心吗,你要放弃你的梦想然后离开我。”

我看见他哭,像个孩子一样。

“田野,你要离开我了,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质问着我。

我想起母亲那晚说的话,“小野很棒,妈妈为你感到骄傲。”

“妈妈只想你幸福,带他回来让我妈妈看看行吗?”

“小野,妈妈想你。”

这个人,为我哭了。

哭得像小孩一样,像失去了挚爱,抱着我嚎啕大哭起来。

“田野,答应我不要离开我。”他哽咽着,将我困在他的臂弯里。

我抬眼就能看见他,他哭红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我。

只是我无法回答,我并没有任何可以答应的。

如果我离开了,那么就失约了。

我不会做没有保证的约定。

因为你是我无乱如何都无法眼看着你失望伤心的人。

那好比是伤害自己,但痛了一万倍。

“我不能...”我并没有说完,因为我看见你失望的表情。

你坐起来,我艰难的起身,我想用手擦干你的泪眼。

你避开了我的手,我低下头突然湿了眼眶。

我也不想走的,别这样对我。

我忍受不了这般窒息的沉默,你无动于衷。

我用手触碰着你的手,我想握住,就像梦里那样,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那样,紧紧的。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我已经做好准备接受着一切了,你是我的Alpha,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决定。”

但同样希望你认同我。

“我想你可以为我完成梦想,就算我不在你身边。”

因为你已经足够强大。

“我爱你,我等你,你要回来。”

我抓住你的手,看着你的眼睛,眼里溢满的泪水,看不太清你的面容。

“我不想,我不想这样的,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我听到你的话,笑了起来。

眼泪滴落下来,你用手抹去。

“我发誓不会让你哭的。”

你抱住我了,我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的。

“金赫奎,如果我离开了,你一定要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田野。”


那个夜晚过得比以往的漫长,夜空晴朗,天上的明星闪闪发光。

你抱着我,我们说着话。

我讲了我是如何逃离家庭,为了梦想来到这里。

你听到我父亲要为了找Alpha的时候,你紧张的握紧了我的手。

我笑着你,心里却开心的满足着因为你在乎我。

“妈妈,让我带你回去。”

“他们想见见你。”

我的家庭已经认同了你的存在。

母亲总是这般温柔,小时候她轻轻拍着我的背哄我入睡,她说小野是我的宝贝,以后也要这样幸福快乐。

我想幸福快乐就是有一个像妈妈这样温柔的爱我的人拍着我的背哄我入睡。

夜深时,“赫奎呀,拍拍我的背哄我睡觉吧。”

你笑我还是小孩子,可是你温柔的亲拍着,甚至在我耳边唱着摇篮曲。

我笑弯了眼,这一刻永远永远也不要结束就好了。

不管是梦想还是你,都同等重要。

但是如果要选择,我肯定选你。

天微亮的时候,我转醒看着你还闭着的眼,想起也许很久都要看不到了。

往你怀里钻着,你下意识的抱紧我。

答应我的你一定会办到,而我只需要等你凯旋归来。


出门时,遇见童扬,看到他一脸倦容,肯定一夜也没有合眼。

我走过去,“扣神,无论如何你都是我最感激的人,你帮了我一次又一次。”

“傻孩子,别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我可比你大啊。”童扬揉着我的头发如同往常,但发现他身后并没有明凯。

来到会议室才发现,他竟然这么早就来了,还在和三少和阿布交谈着。

我看见他转过头来与我们点头,这样算是打了招呼了。

他一定也帮助着我。

时间到,高层陆续到来,气氛肃然,无一就是两种结果走和留。

这件事其实闹得很大,发情期的缘由三天不见踪影,再加上之前童扬也有时会这样,不少人开始怀疑,至少队里的人都知道了吧。

他们在说什么,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我只是看着他,久久的注视着。

希望自己能留下来。

他们分析着,一条一条下来。

我似乎觉得如同环境,觉得自己听到的不是真的。

他们宣布让我留下来。

我还可以站在他身边。

我居然还可以。

我笑着抱住他,我大声的在他耳边说着,“我留下来了,我不用离开你了,金赫奎,我可以站在你身边了。”

他笑着将我抱起来,“田野,答应我,我们一起完成梦想。”

“好!“

感激命运让我遇到我最爱的人,感激在这条梦想的道路上遇到这么好的朋友。

看见童扬温柔的笑,看见阿布他们笑着注视我们。

我知道,这些人认同了我,所以让我留下来。


训练完后的休息时间,金赫奎拉着我出门散步,夕阳照耀着他。

我晚了一步,他拉着我手让我上前与他并肩,风吹起我们的发梢。

我看见我爱的他,侧过头对我微笑。

“带我回去见你妈妈吧,田野。”

“好啊。”



Fin.

评论 ( 19 )
热度 ( 83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