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Born To Die/向生而死 【D】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微厂荡


ABO



小孩拉住他的手后,就又困得睡了过去,无力垂下的瞬间牢牢的握在手中,感受到来自掌心的温热。

但白皙纤细的手臂上肆意的红痕让金赫奎皱眉,他不在身边的话就无法好好保护自己吗?

压抑着什么,小心翼翼的将小孩的手放回被褥中。

满脸疼惜,看着他安然入睡的面孔,禁不住的像着了魔一般的低头轻轻的亲吻了他的额头。

喜欢的,太喜欢了,所以每每看到他就忍不住想去保护他。

不舒服会着急,不开心会哄,不想看到别人接近他所以把他拉到身后,发现小孩总是偷偷的拉着他的衣角,他非常的依赖他。

这让金赫奎很开心,他知道田野一直在隐瞒一件事,但他不想知道。

他其实害怕这个人会逃避他,会有一天冷漠的像对待其他人一样,他只想做田野的那个特别的人。

连夜赶回来的,其实只是为了早点见到他,在回来的路上困得睁不开眼,但到了基地就去找了他,发现小孩一个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看着让人很不安。

他没想到的是走近了,那个人就睁开了眼,看着他笑了起来,好想你,田野。

那只手,自己握过,拿起来在指尖玩弄过,软软的,看起来非常漂亮,是温热的。

握在手心里会满足的叹息,侧过头能看见他弯起的嘴角才觉得开心。

多好,在一个人离开生养的地方,不熟悉的语言,不认识的人,从没有来过的地方,我就遇到了你。

你腼腆的对我笑,你说你是新来的辅助,你叫meiko,是田野。

我们与生俱来有一种默契,在比赛场上下路的强势Carry,你说你要证明你是有资格保护我的,所以你让我横扫赛场,拿下五杀。

你无数次的完美操作,都给了我,可我知道在那些无数的夜晚,你都在我身边一直一直的不停练习着。

你明明看起来那么需要保护,却那样的坚强,以至于我无法移开目光。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只希望我爱的男孩可以有一个好梦。

快速行走间,强势的Alpha信息素仿佛似刺骨的箭一般铺天盖地的的在他行走过的地方弥留下来,他很生气。

在他低沉的气氛下,不少Beta难受得皱眉,压抑弥漫开来。

一种难以忍受的疼痛感在心间爆炸开来,我没有保护好他。

在他用力的将拳头砸向墙时,一个人强悍的抓住他的手腕。

气愤到到极度红了的眼眶,看向身后,正是明凯。

“Deft,我们有话跟你说。”放开手腕,转身,一切那么自然,也只有明凯可以不被影响。

跟着明凯去了会议室,看到了童扬,他坐着,明凯就站在他的身后,并且用自身的信息素保护着他。

没有一个Omega是可以抵抗一个生气时的Alpha的,他们的信息素足以让一个Omega颤抖到软弱无力无法行动半步。

“告诉我,那些伤是怎么来的。”金赫奎注定童扬一定知道,因为他看得出来童扬一直将田野当成弟弟一样照顾着。

Alpha的强占有欲出了名的可怕,在自己喜欢的人亦或自己不在身边而伴侣受到伤害而Alpha却没有及时的保护好的话,他们会非常的自责和愤怒。

他已经将田野,当成他既定的伴侣了。无论他是否是一个Omega或者Beta。

“发情热。”这三个字很平常,因为每一个Alpha都会学习如何怎样标记Omega和了解一切Omega成年会出现的状况,还有在发情期间如何照顾他们的Omega。

“什么?”金赫奎有些吃惊,他发现这也许就是田野一直隐瞒的那个秘密。

“他是一个Omega。”童扬平静的说着,看到金赫奎满脸震惊。

“这就是他的秘密,他即将成年了,Deft,你没有在他身边,他想躲起来自己努力熬过发情热,但是如你所见他在伤害自己,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我不知道他会怎样。”童扬感到肩上明凯手在用力,似乎是在安慰他不要担心。

“没有谁对他....”这才是他最担心的问题,让他痛苦,不少Omega在发情期神志不清被强制标记,那只会痛不欲生。

“没有,我说了我及时发现了。”童扬回答到,坚定的语气让金赫奎放心下来。

“他还有几个月就要成年了,我希望你好好保护他,他太需要人依靠了。”童扬说着,满满的担心。

“我会的,他是我的。”童扬看着金赫奎抬头盯着他的眼睛,眼里的坚定和占有欲,童扬想田野这个傻小孩终于有人好好疼爱了。

“但是,他喜欢我吗?”犹犹豫豫的问出来,如果田野不喜欢他,他是不会强迫的。

“他会告诉你的,Deft,你现在回去好好休息吧。”童扬回答,但隐约嘴角有笑意。

金赫奎只觉得不在那么气愤的时候,反应过来田野是一个Omega,一个甜甜的Omega啊。

回房后,看到小孩纯净的面容,还在熟睡。

感觉到深深的困意席卷而来,所以同你躺在一张床上,将你抱在怀里,你乖乖的把手环住我的腰时,叹息着,低头亲吻你的发顶。

可以轻易闻到你身体散发出来的甜味,Omega的味道。

抑制剂已经无法帮助你了啊。

Omega在成年前如果有喜欢的人,那么他们的发情期会有很大的可能提前来临,并且出现发情热这是为了发情期到来的预备适应吧。

田野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那个人与他的手十指紧扣,从没有放开过他,他们一直走着,身边行走着形形色色的人,可是都没有身边的这个耀眼。

这样就好,永远也不要走完就好。

因为这一刻我一直牢牢握紧着啊。

Alpha的信息素无形中安抚着他,让田野安稳的睡到傍晚,有橙红色的夕阳从窗口的缝隙中射进来。

发现自己被一个人抱在怀中,抬头就看到金赫奎的脸,从眉毛,眼睛,鼻子,再到嘴唇都看了个遍。

最后注意到金赫奎薄薄的嘴唇,可不可以亲你?

就一下下。

小心翼翼的靠近着,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就差一点点啦。

触碰到的是一片柔软。

感觉o(≧v≦)o~~好棒!

也就一下田野就缩了回去,低头捂着嘴笑,金赫奎低头看着,真像一个吃了糖果开心半天的小孩。

“有那么开心吗?”金赫奎出声,怀里的人一瞬间愣住了,动也不动。

小傻子,被发现了吧,金赫奎笑出声来。

扳住田野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才发现小孩的脸红得彻底,不敢看他。

真可爱。

“田野,你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金赫奎的问话,让田野终于意识到他没有告诉他,他的一个秘密。

“我...“有些局促,不安着。

不敢看金赫奎的眼睛,说出来吧,再不说出来,就会失去的。

“喜欢你。”很小声,小声的不能再小声了。

“你说什么啊?”金赫奎继续问着,小孩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啊。

田野,终于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害羞着但是这一瞬间仿佛全身都充满了勇气,大声的说着。

“我喜欢你,金赫奎。”

“我知道。”用手温柔的覆上田野的脸,看着小孩的眼睛。

“我也喜欢你,田野。”

喜悦占据了田野的大脑,但是接下来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是Beta,而金赫奎以为他是一个Beta。

低下头,“但是,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

金赫奎知道他肯定觉得自己欺骗了他。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我是一个Omega。”带着明显的哭腔,他害怕自己的欺骗会失去他的Alpha,Omega在临近发情期情绪波动很不稳定。

但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是因为这个,因为他知道,金赫奎不希望有人欺骗他,但是他没有办法,这会让金赫奎伤心,是他不愿意的。

很久没有回话,田野听不到金赫奎的声音,却不敢抬头看他,以为他在生气,会将他推开,会大声的问他为什么欺骗。

但是没有,一片沉默,这更让他难受了。

忍不住的哭出声来,“金赫奎,对不起,你不要抛下我。”

金赫奎温柔的指尖按住他正要说话的唇,“嘘...嘘..”头抵着头,注视着小孩哭红的双眼,哪里正流着眼泪。

“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但我在等你说出来,可我不怪你,因为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本来就不应该说出来的,可我爱的不是,你是一个Omega,而是你是田野呀。”

轻轻的擦掉眼角上的眼泪,你很在乎我,所以你才害怕的流泪希望我不要离开你。

可我不想再看你害怕的哭泣。

所以下一次我不会再让你流泪了。

田野再也忍不住的,埋在金赫奎的胸前大声哭出来。

金赫奎笑得无奈抱着田野轻轻拍打着他的背,这个小傻子我才给你擦干了眼泪怎么又哭花了脸啊。

爱哭鬼,田野。

“我其实早就喜欢上你了,可我不敢跟你说。”

“我一直觉得我配不上你,你那么优秀。”

“我甚至有时候推开你,我只是害怕。”

田野到现在终于明白,以前看的那部电影,“为什么我们总爱上那些不在乎我们的人?”

“因为我们总觉得自己不配得到更好的爱。”

只是到了现在才明白,是的,他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他的爱。

因为根深蒂固的自卑,觉得能站你身边的人只会是强大的,而我甚至不被允许站在你身边帮助你完成梦想。

那么现在,在一起还来得及吗?

是的,还来得及呀。

因为相爱啊。



TBC.

评论 ( 42 )
热度 ( 146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