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Born To Die/向生而死 【C】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微厂荡


ABO


每到夜晚,就越发的难熬,最近是真的太难受了。

每一次梦到他,就会在疼痛中转醒,过多的抑制剂让他失眠,彻夜的辗转反侧。

没有食欲,彻彻底底的消瘦了下来,晚上在训练室Rank的时候,童扬关切的声音,问他要不要吃东西的时候,他拒绝了。

真的一点也吃不下,因为太疼了。

后颈的标记处,每时每刻都在刺痛着,抑制剂只能是原先一半的效果了。

田野感到绝望,接下来他肯定会发情的,然后会丧失理智的让一个Alpha占有他,一切都将结束。

不要,如果那个人不是金赫奎的话,田野不敢想象。

所以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明天金赫奎就要回来了。

到底要怎么办。

他今天请了一天的假在房间里,闭门不出,甚至连东西也没有吃,只能勉强的喝点水。

他要熬过去,必须熬过去。

强迫自己入睡,在梦中,那个人的手怎样都握不住,走得太快,离他越来越远。

“金赫奎。”他叫他,大喊,可是那个人没有回头。

不要走,不要抛下我。

痛苦的转醒,泪湿了枕头,却发现信息素充满了整个房间,甜腻的气味在空气中爆炸开来。

翻找着抽屉,已经没有抑制剂了。

不,他尖叫出声,他用的太多了,因为太疼,没有人温柔的抱抱他,没有人。

躲起来,至少不要让人发现,躲起来吧,田野。

看到衣柜的一瞬间,他必须找一个密闭空间努力的熬过来。

关上门,一片黑暗,看不真切,只知道自己不停的流泪,抱紧自己,身体在不安的躁动着,虚软着缩在角落。

后颈处的Omega腺体肿痛着,伴随着刺痛的还有痒,无可奈何的抚摸着,难耐到用指甲抠起来。

周身都需要被人爱护的感觉,让田野神志不清,很热,他需要一个人帮帮他。

“金赫奎。”

“谁来救救我。”带着哭腔,他只想让他喜欢的人标记他。

他开始不安的抓着自己的皮肤,太难受了,不要变成这样,不要丧失理智。

Omega发情如果没有Alpha在,他们是会伤害自己,如果在没有Alpha的情况下独自熬过发情期很容易死亡。

童扬在回房后,始终很不安,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田野一天都没有下来过,小孩生病也不说,是不是很严重?

担心的心情一直不上不下,最后还是选择去看看,拉着明凯的手说,“我去看看田野,他生病了肯定需要人照顾。”

明凯知道自己爱人心细,人温柔,也就点点头让他去了,他看着这几天田野这小孩瘦得厉害,脸色苍白,离了Deft也就没怎么开心过。

童扬走近田野房门的时候,感觉到一丝甜腻,难道基地里还有另外一个Omega?

不会是田野吧,小孩好像是马上就要成年了。

童扬紧张的打开门,轻轻的关上门后,房间里黑暗一片,但这么重的Omega信息素让童扬肯定,田野确实是Omega。

小声的哭泣声,从衣柜处传来。

童扬打开柜子门的时候,震惊的睁大了双眼,看到田野裸露在外的四肢布满红痕,有些已经泛起血丝,他在伤害自己。

而且他的后颈处已经流出鲜红的血液,童扬抓住田野的手,小孩受了惊一般看着他。

一副不敢相信,不,不要,被发现了,会离开这里。

田野开始挣扎,他哭出声来,“不要,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但他虚弱得一塌糊涂,根本就挣脱不了。

童扬一瞬间红了眼眶,他把田野往自己怀里拉,这个坚强的小孩以为自己还能努力的熬过这一切。

“没事的,田野,我会帮你的,我不会说出去的。”童扬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后脑勺,但他并不能安抚他,这是Alpha该做的事。

可是谁来?

“田野,你在发情热你知道吗,这还不是绝对的发情期到来,我给你找来抑制剂,但你现在必须去浴室降温,好吗?”田野哭红了眼睛,满脸泪水,但是听到童扬说会帮他,他就相信了,因为这个人是温柔的童扬啊。

点点头,再攀上童扬的肩膀小心的走向浴室,还好有浴缸,不然这会很难办。

在冷水的浸泡下,田野忍不住颤抖,但是躁动不安的身体冷却了下来。

童扬起身快速的回房,明凯一直等着他,一起入睡。但没想到童扬一去这么久。

而且回来的时候,一股甜腻的Omega发情期的味道,明凯挑眉,“荡荡,你发情期不是刚过怎么又来了?”

童扬一瞬间气得打不出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独自去柜子下拿了抑制剂,明凯不懂,怎么了这是。

“田野,发情热到了,他是Omega。”明凯瞪大了双眼,16岁的天才少年比赛场上一鸣惊人,居然是一个Omega。

“你愣着干嘛,快跟我过去守门啊!”童扬拉着明凯的手就往田野房间里赶,站在房门口也能闻到来自于Omega发情时的香甜气味,Omega在没有发情的时候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但是发情期时就会比这浓几倍,非常的诱人。

明凯还没踏进房间就皱了眉头,我的老天,这香甜味道怕是没有人能招架得住,还好是遇到童扬了,万一是其他人,想都不敢想。

明凯就站在门口,没有进去,Alpha让人感到压迫攻击性十足的信息素全开,好在田野的房间在最角落,有人上来,明凯一副司马脸外加这么强烈的信息素也没人敢上前了,灰溜溜的走了。

但闻到一丝甜腻味,也没敢相信,这一基地Alpha和Beta哪来的Omega,单身狗太可怜了吧。

童扬走进浴室,田野已经昏昏欲睡,童扬在看到田野裸露在外的四肢满是狰狞的红痕,有些心疼,在扎针的时候看到手臂上已经有很多斑驳的针眼,有的周围已经泛着青紫,难受的咬了咬嘴唇,想着难怪小孩最近会穿长袖,是为了不让人发现。

抑制剂很快起效,田野终于得以放松下来,他有些累了。

在被人擦干身体换上干净舒适的衣服的时候,也乖乖没有反抗,太累根本就没有力气。

被褥盖在身上带来的温暖,让田野睁不开眼,但发现一直有人在他身边陪伴着他。

如果是他,就好了。

“谢谢。”有些虚弱的说出来,这个人帮了他,在他最无助的时候。

但这一次别人帮了他,那么下一次了。

“田野,我现在问你,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你喜欢的人是谁?”是的,大家都看得出来,金赫奎很护着田野,而田野在全基地就只会跟金赫奎这一个Alpha亲近。

起初大家觉得,这是下路在培养默契,可是越来越多的亲近中,在小孩撒娇的时候金赫奎会回应他,在小孩生气的时候金赫奎会安慰他。

他们天生就有一种默契,不管是在比赛场上,还是队里。

天生一对吗?

应该是的吧。

田野听得清清楚楚,已经没有办法隐瞒,因为在无数次的梦中,他都可以感受到,他对那个人的喜欢,他不会放手。

“金赫奎。”田野软软的说出来。

是的,我已经很明白我的心了。

“我喜欢他,扣神。”童扬了然的笑了出来。

帮他盖好被子,“那么你准备何时跟他告白?”

田野听到告白的时候,红了脸,但他很虚弱没办法做出过多的动作来。

“我会亲自告诉他的。”童扬听到笑弯了嘴,田野是Omega这件事就交给他和明凯解决吧。

“好好睡一觉吧。”田野乖巧的点头,闭上眼有些期待明天的到来。

童扬转身走出房,看到明凯就站在一旁,走过去撞了他的肩,“走吧,田野睡了。”

“他没事了吧?”明凯出声,拉着童扬的手一起回了房间。

“没事,他说他喜欢Deft,过几天会告白。”这是一件好事啊,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一对都互相喜欢着就是不告白。

“明凯,田野是Omega这件事就让我们来解决吧。”看到童扬有些担心的神色,赶紧往自己怀里拉,会没事的。

“扣神,你不是还在这里么,放心吧,会解决的。”童扬点点头,他一直相信明凯,就算在赛场上失利也没有放弃过,这个男人足够强大。

晨光微露的时候,田野悠悠的醒来,但他还是很累,即将闭上眼睡过去的时候,发现有人站在他的身边。

熟悉的Alpha信息素,让田野感到心安,他伸出手想拉住他。

只听到那人熟悉的声音传来,“Meiko,I miss you.”

你回来了,真好。



TBC.

评论 ( 33 )
热度 ( 101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