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Born To Die/向生而死 【B】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微厂荡


ABO



临到中午才醒来的田野,全身乏力,坐起来的时候缓了很久。

 

窗外的大雨已经停了,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投射下来,有风吹过的时候树影摇曳。

 

在枕头底摸出来手机,发现金赫奎给他发了短信,下个星期回来吗,还有四五天的样子吧。

 

舔舔嘴唇,感觉有些力气慢悠悠的下了床,去洗澡,身上一股汗味。

 

热水打下来的时候,田野舒服的叫了一声,谢天谢地他还能下床洗个热水澡。

 

浴室里满是白色的雾气,让田野看不太真切,镜中的他,因为热度皮肤泛着些许粉红,黑色的发湿漉漉的贴在耳边,身材纤细是Omega特有的特征,娇小的Omega适合被Alpha抱在怀中好好疼爱。

 

在擦干头发的时候,毛巾胡乱的摩擦到后颈处的Omega腺体,哪里就是标记点了,触摸上的时候有轻微的刺痛。

 

田野通过镜子看见,哪里已经稍微凸显出来,粉红色的饱满着透着亮光,随时准备着一个强势的Alpha咬破,标记他。

 

田野皱着眉头,快速的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在柜子底层,找出了药瓶,倒了两颗抑制剂药丸就着水就吞咽下去。

 

现在他不是Omega,他是Beta,是meiko。

 

下楼吃饭的时候,遇到了童扬,跟他一样也是一个Beta,但太瘦了几乎就要跟他一样,但却比他高。

 

“扣神,早上好啊!”童扬早就注意到今天田野脸色苍白,有些病态。

 

“现在都大中午了,还早上好。”田野也就嬉皮笑脸的黏上了下楼吃饭的童扬,他不敢和基地里的Alpha随意过多的亲密接触。

 

他们的信息素很强势,会无形的给他压迫感,但有时候是无法避免的,他皱眉难受的时候下一秒,金赫奎就会把他,拉到他的身边释放出信息素温柔的包裹住他,那本就是一种保护。

 

他越发依赖金赫奎,当他认识到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在他心里种下了,生了根发了芽,如果用力的拔除,那种疼痛,田野觉得他自己是受不了的。

 

看来是真的很喜欢他了吧,因为舍不得。

 

害怕如果这次不握紧,下一次就不会有人会像他一样,对我这么好,这么温柔。

 

Alpha和Omega天生互相吸引,可是田野不想要信息素主导下的爱情,如此的虚假,他不需要。

 

吃饭的时候,和童扬聊了最近的赛程,这次放假后就要进入紧张的训练了,然而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发情期的临近让他感到很慌张。

 

只能苦想却不能说,如果被发现,会怎么样?

 

离开这里吗,梦想就结束了啊,然后他呢。

 

和喜欢的人离别是不是很痛苦,可是他喜欢我吗?

 

“嘿!田野你发什么神?”童扬看着对面坐着的小孩,吃着吃着饭也能走神到天边去,连半碗饭也没吃完。

 

“想事情,我吃饱了,扣神你慢吃。”说着就放下碗站起来逃避一样快速的往外走,童扬没有反应过来田野就已经走的没影了。

 

在急忙往外走的时候,余光瞄到后面走进来的明凯,温柔的把手搭上童扬的肩,小声的在童扬耳边说着什么,但童扬却弯了嘴角,眼角生了花一般,很是好看。

 

记得有一次在路过回房的时候,虚掩的门缝中看到他们接吻,Alpha的信息素强大到没有人敢在门口停留一步,占有欲如此的强。

 

是恋人吧,就算你不是Omega,我们不是天生的吸引方,但是喜欢就是喜欢,因为你恰好就是那个人,如何也是要在一起的。

 

外面阳光正好,照得田野暖洋洋的,树下有木椅,坐在那里有风有光,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很久以前那个人还会拉着他出来散步,他稍微慢了一步,眼前的男生,肩线流畅,风将他的发梢微微吹起飞扬。

 

他转身“meiko。”拉过他的手腕,轻轻的拉他上前与他肩并肩,侧过头就能看见他好看的脸,他在对他温柔的笑。

 

好想,真的好想将你握紧,再也不放开啊,金赫奎。

 

眼前乱晃的东西是什么,童扬在田野身边坐下,他觉得今天田野很不对。

 

他看起来很虚弱,非常需要人保护,然而他在强装坚强,就像风雨下的梧桐树,无论如何还是坚定的站在那里,不愿屈服的弯下腰,更或者丧失尊严的折下来。

 

将养乐多塞进田野的手里,“喝吧,看你饭没怎么吃。”

 

田野有一瞬间红了眼眶,他迅速的低下头,让人看不清他的眼。

 

童扬比他大几岁,却像哥哥一样照顾他,除了金赫奎,就是他会温柔的将他当弟弟一样的照顾,有时候明凯也会关心他,但却非常的不善言辞,总是童扬帮他圆回来。

 

因为明凯看见田野惊讶得睁大眼不敢相信的样子,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太奇怪了。

 

但童扬会帮他,会表达出来是关心。

 

田野会笑,因为觉得暖心。

 

“你跟哥说说吧,你把我当哥哥的是吧,田野。”童扬望着远方,没有看田野。

 

“你是不是有难事,让我帮你好吗?”田野却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不敢看他,摇着头说不。

 

心里那种愧疚感让田野忍不住皱眉,面对别人的关心明明不想拒绝的,可是不得不,如果说出来,再也不能留在这里了,对不起。

 

“没有的事啊,扣神我很好的啊。”强装着,我真的很好,所以抬头扬起笑容。

 

童扬无奈的叹口气,田野给人的感觉总是有一种过人的坚强,完全不像是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

 

他也有同样的秘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抱着必死的决心一般,跟随他,明凯走上这条道路。

 

他是一个Omega,在初次发情期的时候却被明凯发现了,他只记得他哭着央求他,不要说出去的时候。

 

那个人温柔的吻了他的额头说,“荡荡,我不会说的,我喜欢你啊。”

 

在眼泪绝提的时候,童扬说出了他一直没有说出的话,喜欢你,所以跟随你,想帮你,想陪着你走在这个充满艰辛的道路上。

 

明凯,我真的很爱你。

 

被强势的抱在怀里的时候,那个人的信息素不断的安抚他躁动的身体,温柔的抚摸着他,一点一点的从裸露的背部,浅浅的亲吻上脖颈,咬破的时候,那一刻的痛并没有很强烈,因为被自己所喜欢的人标记的喜悦大过一切,这个人爱他,所以他愿意献上自己的所有。

 

之后为了帮他隐瞒,和阿布大吵一架的明凯,甚至就要为他结束职业生涯的时候,童扬久久的握住他的手,泪凝于睫,不要这样,他可以离开,但请完成梦想,他会等他回来的。

 

但明凯说的一番话,让他终于懂得,这个人是爱他胜过一切,他不在乎他是不是Omega,他说“童扬,你也有梦想,你也可以做到,为什么因为你是Omega就要放弃这一切,你明明比那些Alpha强过一倍。”

 

是的,在电竞这个圈里,你强才能坐在首发的位置上,你弱你状态差一样可以把你换掉,因为还有很多很多的新鲜血注入,你只能变得更强才能留下来。

 

他冲进明凯的怀里的时候,将头埋首在他的肩窝里,这是他的Alpha,强大的,不顾一切的保护他。

 

“所以为了我,留下来,交给我好吗?”怀里哭花了脸的Omega,可爱的让明凯忍不住亲吻。

 

点点头,仰头亲上了明凯的唇,明凯嘴角上勾,他家小猫第一次这样的主动啊。

 

一切都很顺利,早在上一次的发情期,他们就最终标记了,明凯现在都还记得童扬在他怀里就像哭坏了泪腺一样,不停的掉泪,嘴里溢出的呻吟声让他无法停止狠狠的想要将他拆吃入腹的动作。

 

发情期过后躺了两天才能下床的童扬,咬咬唇,恨恨的看着明凯,然而对面的人像没看到一样,给他穿衣服,扶着他站起来,还小小的掐了他的腰。

 

啪的拍掉明凯作恶的手,瞪着明凯,明明白白的不可以,再来就出去睡地板。

 

明凯好笑的把童扬抱在怀里,侧头吻吻他的脸颊,唉,他的宝贝呀。

 

“哥,谢谢你,我们回去吧。”田野看着明凯在门口转了几圈了,他想自己好好想想。

 

“那你有事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童扬关切的眼神,田野却像逃避一样的飞快的转头,站起来,心里的歉疚感仿佛就要将他杀死了。啊,真的好烦啊!

 

与童扬并肩回去后,发现手机还在床上,回去房间里,拿出手机看,发现金赫奎又给他发了短信。

 

说他不回复短信,还说他是不是生病了,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他回来就带他双排玩。田野想一定他是问了别人才知道的吧。

 

不回复你,是我不好啊。

 

可是啊,真的好想你啊。

 

TBC.

评论 ( 31 )
热度 ( 109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