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Born To Die/向生而死 【A】

请勿上升真人 请勿转载/转出文章


驼妹 微厂荡


ABO



<我希望这个人明白,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每个人都很珍贵。>

                                                                                                     


被褥间蜷缩的人,细密的汗打湿了他额前的黑发,显得凌乱不堪。

闭眼沉睡的人,仿佛深陷噩梦中。

紧咬着下唇,脖颈传来折磨般的刺痛,窗外一直不停的下着大雨。

“Meiko。”

梦中有人拉着他的手,十指紧扣。

一定要握紧。

脑海里只有这样的念头不断重复,不断的在耳边环绕。

那个人在逆光中看着他,田野突然感觉到手中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不。”

睁开眼,脖颈处传来的刺痛仿佛就要将他刺穿,不住的大口呼吸着,冰冷的空气通过呼吸传入肺腑,田野颤抖着。

艰难的捂住后颈,满手冷汗,疼痛没有缓解反而变本加厉。

一时间,田野感到空气里泛着黏湿,他身上的信息素像锋芒一样爆炸开来。

这股甜腻的气味,让田野犹如噩梦。

拉开抽屉匆忙的翻找,在抓住针剂的时候,快速的往自己的手臂上扎去。

比起后颈的刺痛,被针扎真的不算什么了。

重新把自己包裹在被褥里,蜷缩着抱紧自己,身体在回暖,窗外的雨没有停,听得到窸窸窣窣雨滴砸在玻璃上的声音。

有些无神的望着,黑暗里微悉只能看见一点光,就像田野现在的处境一样。

田野是一个Omega,他为了自己的梦想来到这里,满是Alpha的地方里。

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在狼窝里,总有一天会被拆吃入腹。

自己隐瞒身份来到这里,为的不就是自己的梦想吗。

田野逃离家里人来到这里,了无所有。

从小生长的环境中,遇到的一些人,让他认识到Omega不适合做任何一件事,他们只需要被标记,然后繁衍子嗣。

一个生育工具,无休止的在别人身下求欢,就是他们的人生。

为什么自己是一个Omega了。

不是的,他不需要,他一样也不比Alpha差,这一年里的职业生活,他有好好的证明自己。

被誉为天才少年的他,从16岁开始踏上职业赛场。

但是临近成年,发情期将至,而且这段时间越发严重的就像这样在疼痛中从睡眠里醒来。

如果在成年的发情期他没有顺利的熬过来的话,那么他的职业生涯就将就此结束。

抑制剂已经起效了,后颈处已经不再泛疼,田野舒了一口气。

但是懊恼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大脑放空的时候,模模糊糊的记起梦里与他十指紧扣的人。

幸好他不在这里,回了韩国。

不能让他发现自己是一个Omega,这样自己就不能留在这里了。

那个人是谁,田野很清楚,自己喜欢他,可是只是自己。

在意识模糊的时候,想起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的时候,母亲哭泣的泪眼,说的话。

“小野,对不起,妈妈无法改变你是Omega的事实。”

他的家庭很普通,父亲是一个Alpha,母亲是一个Omega,这样的家庭结合是有很大的机率诞生Alpha的,可是田野不是,明明机率还没有另一个大为什么自己就是呢。

为什么要如此没有尊严的在另一个人身下承欢,身体被任人摆布,成为一个生育工具呢。

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现实,当他知道他的父亲在为他寻找一个Alpha的时候,母亲极力的劝阻声,作为一个母亲她至少要让自己的孩子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

因为Omega这一生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发情期的时候只能对标记他的Alpha渴求,也就是说标记后他幻想的对象永远只有一个。

逃离家的时候,最后回头看望家的方向时,发现母亲就站在窗边望着他,没有言语。

他知道母亲哭了,可是不,如果生来就难逃一死,为什么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因为自己是Omega就什么都做不到了吗?

再多苦涩的背后,被伤害后的疼痛,质疑的眼神,都不能阻止他的。

这一年过得胆战心惊,过分的保护自己会引起怀疑,只能强装自己,但是身边也只有他,可以温柔的在他不知怎样拒绝别人的时候,把他拉到背后,替他拒绝。

强势的展开信息素,警告着其他人,他也有自己的时间,并不是任何人可以控制的。

在他们面前,田野是一个普通的Beta,在这个世界里千篇一律的Beta。

Alpha就像领导者,他们强大,拥有极高的头脑,而Beta就如同工蜂,是这个世界,整个社会的基础,而Omega,是非常珍贵的,生育率极高,他们香甜的信息素可以引诱任何一个人。

所以Omega并不被社会认同可以工作,他们只是适合被强占有欲的Alpha关在家里。

但那个人很温柔,会软软的叫他meiko,会认真的看他,会保护他。

田野希望有一个人真正了解他,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在他无助的时候久久的握住他的手,哭泣的时候紧紧抱住他,明白他,了解他。

这些都是他对过往的渴望,如果这个社会无法认同我,我希望的就是你能认同我。

如果你了解,我是从怎样的痛苦和孤独当中,一步、一步,走到你的面前。

沉入梦乡的时候,就像听到了,那个人说好梦的声音。


TBC.

评论 ( 7 )
热度 ( 90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