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未必是结束,有的情感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祝福他们各有前程吧。再见啦。

Candy Cane

驼妹


勿上升真人


有些bug得看且过,不要在意不要在意。


田野觉得熟悉,觉得空气有着不属于这里一切,特别的熟悉的又相隔很久的味道。

他觉得自己装作的特别好,镇定的,有条不紊,该直播直播该笑笑就笑。可是那种特别的感觉实在过于熟悉又觉得久违的新鲜。太好了,他心里不禁感叹。那是一种长音在心间围绕。过于好了,好得过了头。

可是却真实的存在,他们又在一起了。

田野感觉到他走了过来,在他身后,熟悉的两手扒在椅子上方,俯视着视线看着他玩游戏。真实得想哭泣,他笑起来,身体里沉寂已久的习惯又被唤醒,那么自然畅通的说着话,看着对方的眼睛,嘴角不自知的向上扬起的弧度。

田野很快乐,像是回到那些还在一起的岁月,坐在他身旁,任意拍打嬉闹的岁月。呼吸都像是甜的冒着气泡的覆盆子苏打水,水泡在空气里飞扬着,是他现在的心情。

“快来,让她们看看你。”

“哈哈哈,她们都特别想看你。”

田野邀着他过来,就像以往那样摘下摄像头,让她们通过直播看到他。他还是很善于躲避田野的摄像头,分别一年多还是改不掉。田野这个人喜欢胡闹,趁他不在就将摄像头打到他的方向,田野一向都懂粉丝需要什么,可是却也假装不懂些什么。

可是他是真的欢喜因为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之间同患过难,直播时长总是剩得那么多,变着法的耍滑。都是混子,混一点是一点,吃个饭,田野先去了,不能直播空椅子,那样多没意思。旁边的人还在打呢,那是义务,是感情好。偷偷的移了摄像头。一脸对粉丝,看,我对你们多好。

他怎么会不知道了,有时候会真不知道,知道了会移回去,但也真实的,就算知道了,就那样吧。一切都变了味,变得很甜,泛着蜜。被播的人不觉得有什么,看的人觉得齁到不行,需要输血治疗。

当时弹幕就差,爸爸万人血书,求求你们立即结婚。跪下了,老母亲般的哭泣。

田野觉得这局能慢一点好,但也想快点打完。

可是也很贪念这一时,因为坐在他身旁后方默默注视他打游戏的时候,还是很久很久以前吧。太怀念了,明明很想立即投入怀抱却不得不假装镇静。

这一刻我怎么能不贪心,因为下一次这样的时刻不知道还有没有呢。至少这一刻我要好好的经历着。

游戏结束的时候,他还在身后坐着,田野觉得难熬了,或许是太久没有这样了。转过头看着身旁后方坐着人,毫无避违的眼神对视,田野笑着一成不变。田野想去拉他,就算是拍他也好。不会太明显的,不会有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微妙。

弹幕里欢天喜地犹如新春佳节,如果有鞭炮声的轰隆,怕是更加应景了。

田野想了想,还是没有下手过去。金赫奎没给他机会,起身走了。田野撇撇嘴,哼哼唧唧一下又恢复得平常一样。

“诶...诶..下一局选人了。”


金赫奎回到上海,出租车窗外的景象明明模糊了但又熟悉。基地外面还是老样子,走进去了还是老样子,凭着记忆和熟悉感。轻轻松松地找到训练室的位置,走进门口视线触及到的背影,原来一样毫无变化,仿佛时间没有流逝就停在分离的那一刻。我还是这里的一员,那是我的辅助,在我旁边的位子坐着,没有变化。我们不曾分离过一分一秒。

有人拍拍他的肩膀,金赫奎回过神来。许元硕站在他后面,看着他许久不动作,傻愣着一时出于好奇拍了他。

许元硕靠近光亮看清室内的景象,其实多多少少位子没有变,人却变了。但下一秒仿佛也懂了,那个位子啊,没变。金赫奎的心里也没有变。

金赫奎看到田野专注打游戏时的侧颜,想起他熟睡的样子,白白净净的脸,清爽的发。有些碎发衬着他的额头和脸庞。脸没有以前那么有肉,可嘴巴还是以往的肉嘟嘟的厚嘴唇。呼吸之间的热气打在他脖子上,金赫奎怀念搂着他睡觉的时候。但也不是没有嫌弃的时候,打呼噜的时候根本不像是一个刚成年的人,这种臭毛病居然会出现在毛都没长齐的人身上。但相反金赫奎也不比田野大多少。可哥,就是哥。田野叫他哥呢。

金赫奎回来的时候,田野在他来时的那一局打完了,手上还拿着逗猫用的玩具。走过去,田野的视线打过来,第一刻居然有些不自然的移开。是觉得生疏了吗,金赫奎心里迟疑。可也没有表现出来,借着手上的玩具,吸引分别了许久兔子的视线。田野开口问他,这是什么。

金赫奎不答,像逗猫一样抖了抖手上的牵绳,那只兔子想伸手抓过来瞧瞧,金赫奎却提了提绳脱离了兔子的手爪。兔子放弃了,金赫奎也不再想逗他。下一秒田野招呼他过来,她们想看你。兔子一脸笑得灿烂。之前的迟疑一扫而光,他还是他的兔子。

金赫奎坐下来,坐在他身后,以前他也这样过,之前扒在他椅子上也是。瞧了许久,发顶的旋还是,后面睡翘起来的头发被狠狠抓过,一看就是昨晚洗了头半干不干就倒头睡觉。田野这局没拿到辅助,他这人也皮,也是拥有其他的梦想的人,玩中单玩AD,被迫无奈玩上单的时候也有,打野更有。

金赫奎就这样看着他,视线里田野的手指,侧颜连同屏幕一起。这样不会被发现过于奇怪,可眼神飘忽的几率百分之八十都在人身上。金赫奎想,田野是瘦了吗,还是胖了。手臂上还是没什么肉,脸上脱了婴儿肥老久,已经习惯了,但也不可避免的想着第一年一起的时候还是个粉嘟嘟的胖脸颊。

他想兔子,想兔子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却温温暖暖,头发有着洗发露散发的橙花香。下嘴唇很厚,吮起来特别软,甜得过分。脸颊的触感也很好,手指触摸能感受到光滑带着细腻的绒毛触感。锁骨也特别漂亮,精巧的样子。顺着细细白白的脖子舔下来,在凸出的别致骨头上打着圈的舔舐,直到变得湿漉漉的,在光线下变得亮晶晶的剔透。

想触碰田野,金赫奎这么想着,一局游戏结束。田野转过头来瞧他,金赫奎默默的回视,兔子跟他笑,他也笑。黑黑的眸子弥漫着只有双方懂的东西,是想念,是迫不及待,是爱呀。


可是今晚却不适合,来得时间晚了,又有亲人在旁。自己的妈妈非常喜欢田野,像当亲儿子一般宠溺。

田野也不好意思,实在过于的亲昵了。看着他的眼神,就像自己的母亲。他有些害羞,因为被拉出去说话,金赫奎站在一旁却没有帮他解围。

是要看他紧张兮兮,不好意思的样子吧,田野想着觉得这个人啊还是有些坏心眼的。

许元硕觉得晚了,一天劳累奔波下来,想回酒店休息了。田野这时候才知道原来现在还不可以,金赫奎看他的眼眸一下暗了下来。田野有些失望,可怜兮兮的。之前好像满心期待过了头。

金赫奎不忍心,跟着母亲说了一两句,语速过快,田野听不懂。

田野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了,知道自己或许让人难做了。可金赫奎看着他低头想着什么的样子,心里无抑制般的泛滥了,他说他想留下陪陪田野。

那个人很想他的吧。

母亲点点头,算作答应,和来时的人一起回了酒店。

金赫奎回身拉住兔子的手,细细的的手掌很软,冬天离了暖气穿得淡薄早就冰冰凉凉的。金赫奎转手就手心贴手心般抓着田野的手十指紧扣起来。田野又傻兮兮的笑起来了,金赫奎也笑着,弯了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倾身过去就贴上了嘴唇。细细的含着,温柔的撬开来,散了双手搂着对方的背,感受同样被手攀住,思念满打满实的倾泄了出来。通过唇舌交递给了对方。

后来搂在一起睡了觉,田野迫不及待的洗完澡扑进了金赫奎的怀抱,默契的找到位子,在床上搂抱在一起,胸腔贴着胸腔。奇异的安静弥漫开来,明明睁着眼却没有开口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打在对方身上,心脏跳动着,这一刻,是为了他,为了彼此相恋的双方。

先忍不住笑的是金赫奎,低低的在田野耳边笑着,不停的吻砸下来,落在鬓角,额头,眼尾上。热热的被亲吻的地方仿佛可以融化一般,田野变得像是春天的一汪水,不顾一切的覆盖翻腾开来。软在对方怀里,红了脸颊。攥着金赫奎的手,口中抑制不住断断续续的喜欢冒出头来,眼里藏了星星,眼角湿润有泪,像流星一样滑过脸颊。

金赫奎一一吻去,“臭小子多大了还爱哭鼻子。”

“我只是很想你。”

田野这一刻无疑是坦诚的,为了喜欢的人,打开内心,毫无保留。他们经不起时间的消耗,这一刻错过了,下一次呢。或许要等很久,过程漫长但终有走完这一程,在下一个起点重逢相遇的时候吧。

不是不无希望,只是贪心,贪图这一时刻。

金赫奎却也满足他的任性,温柔的接纳着。

“小野,最乖了。”

“小野,是我的乖兔子。所以不要再哭了。”

田野吸吸鼻子,小小的一拳力道不大打在金赫奎胸口,有些炸毛。“你住口,你才是乖兔子,我是男人了,是男人了。”

金赫奎笑着不语抱住了田野,明明哭得两眼泪汪汪,却死不承认抵赖的样子。真的是太可爱了,我的兔子太可爱了。想着又抱紧了一点怀中的人。

“金赫奎,你要勒死我吗?!”

“你这个人真的太坏心眼了。”

金赫奎松了力道,低下头打量田野。田野身体被失了力道,以为对方是因为他的话不乐意了。

瞧着他的样子好像是有点生气?

“傻子,我爱你。”

“诶...”

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不常说这样的话。最多只是喜欢,田野说得最多。那些意乱情迷的时候,沉浸在无尽思念的时候。

“爱你。”

耳边被金赫奎亲了一道,不争气的红了脸。

“很爱你。”

田野听着,“爱你想我的样子。”

“爱你哭的样子。”

“爱你说喜欢我的样子。”

“爱你,真的很爱你。”

田野想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也同样的爱你呀。

可是他觉得他不说,金赫奎也知道。他只是又闯进了他怀里,埋在他恋人的胸口。

金赫奎顺从的把怀里的人搂得更近了,一手捧着恋人的后脑勺,毛茸茸的头发被他轻轻揉弄着。他知道田野知道了,可也害羞了。

低低的说话声,透过胸口的嘴唇打在胸腔上传来阵阵共鸣。

“金赫奎,你这人真的很坏心眼!”



FIN.

时隔这么正经的写文太久了,就跟我的驼妹发糖那样太久了。但是很开心,熬夜写完了。

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大可放心他们在我这里是相爱的还要在一起相守的。

有些OOC,即兴产物,多多担待一下我这个老人吧。谢谢你们还爱驼妹,愿意看我写他们的故事。

评论 ( 6 )
热度 ( 77 )

© Nini | Powered by LOFTER